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大明鐵骨 > 第263章 余波(求支持,求月票)

            大明鐵骨 第263章 余波(求支持,求月票)

                興乾十七年七月二十六的爆炸,震驚了整個大明。畢竟,這是第一次,在城區內發生爆炸,盡管爆炸的威力造成的破壞遠不能同天啟年間的王恭廠大爆炸相比。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,這是十七年來,第一次發生這樣的爆炸事件。畢竟,在所有的火藥工廠中,都有嚴格的安全生產規范,頂多只是偶爾有蒸汽機爆炸的新聞而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時間,大明的報紙上充斥著與爆炸有關的新聞。人們都在追問著事由,追問著事件發生的原因,更有人擔心起了各地的兵工廠,擔心著其中的火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在爆炸事件發生后不到兩個小時,電報就已經送至內閣中,第二天上午,八點剛過的,內閣的決定就已經到了朱明忠的案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遷出火藥局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內閣的決定,朱明忠的神情有些詫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的,陛下,我大明目前一共有四大兵工廠,分別是中都、沈陽、南京以及廣州,另外還有西安、漢陽兩家中等規模兵工廠,現在各廠每年生產火藥不下萬噸,因為火藥用途廣泛,采礦、筑路每年需求不下數萬噸,民間亦有十數家工廠生產火藥,其質量也是各有優劣,但是這些火藥廠,大都位于城邊靠近民宅,盡管有安全生產條例,可一但發生爆炸,后果不敢想象,因此,臣等以為,火藥廠必須遷出,至少要從城中或者城邊遷出,必須確保其周圍兩里內沒有人煙,只有如此,才能避免爆炸傷民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盡管還不知道百姓們的反應,但是顧炎武又豈不知道,這場死了三十幾人的爆炸,肯定會在大明上下引起轟動,與其等到百姓們在那里議論紛紛,人心不安,還不如早做決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而且,將來隨著礦山、鐵路等方面對火藥的需求不斷增加,火藥的產量必定會增加,以臣看來,遷出火藥廠是防患于未然所必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內閣已經決定,那就如此辦理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將火藥廠放到居民區附近,確實不合適,朱明忠便點頭同意了,然后又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爆炸的原因可以確定嗎?確定是火藥爆炸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確實是火藥爆炸,但是,有一點讓南京方面有些費解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如何費解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負責本案的巡檢,實在不清楚,死者為什么在租住的院子里,放置那么多的炸藥,根據現場的爆炸威力來看,至少要有300斤優質火藥,才能造成類似的損害,所以,他們實在想不通,他為什么會于那里存放那么多火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方以智持笏答道,五年前他從東北返回南京進內閣為輔臣,作為閣輔已經長達五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畢竟,火藥不是違禁物,隨時都可以購買,雖然大宗購買有限制,可想買,也沒什么難度,只要注冊一家企業,寫明用途就可以直接定購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大明買火藥、火銃,甚至比買奴婢還容易,買奴婢還需要到官府進行登計,而火藥、火銃,憑戶籍就可以購買,當然,唯一的限制就是必須要是漢人,其實,這個限制也就是一個擺設,畢竟,官府從來都無法掌握,那些人買過之后,是否會把火藥、火銃轉賣給他人。只不過是數量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這確實挺讓人費解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翻看著從南京連夜送到內閣的報告,在看到死者的職業和巨額收入來源不明的時候,朱明忠的眉頭一揚,然后反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個汪衛杰是南京兵工廠的工程師,如果朕沒有記錯的話,南京兵工廠是除了清河之外,唯一生產火帽的企業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之所以會想到火帽,是因為直到現在,火帽的生產制造仍然是絕秘,甚至于即便是現在大明的民間每年都會購買數十萬支火銃,但那引起火銃仍然是燧發的,只有軍隊才有擊發銃,也只有軍隊才能得到火帽。正是火帽制約了大明的敵人和潛在的敵人,無法擁有與大明性能相同的武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像滿清一樣,他們或許可以通過走私蒸汽機、機床等方式,在盛京建起了兵工廠,在那里仿制各種火銃、火炮,但是因為沒有火帽,他們只能用燧發銃,只有少部分精銳,才用擊發銃,至于火帽只能依靠走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他們的線膛銃少的可憐,因為他們制造的銃管口徑無法滿足發射米涅彈的要求,盡管他們通過種種渠道買到了機器,但是深孔鉆床以及相應的鉆頭,都是皇家兵工廠特有的技術,尤其是后者,用石墨鉗鍋煉出的優質工具鋼制成的鉆頭,保證了擊發銃的口徑都是0.46寸,這是使用米尼彈的前提條件,但是滿清獲得的設備,卻無法保證銃管的精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工業技術上的領先,使得大明可以在軍事技術上,對敵人形成壓倒性的優勢,只是有些工業技術需要保密,比如制造火帽的雷汞、氯酸鉀等原料的制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正因為知道對于滿清,火帽是何等的重要,所以朱明忠才會立即從死者身份和收入聯想到了另一種可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您的意思是,這個汪衛杰把火帽的配方賣給了滿清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聽火帽的配方被賣,眾人無不是一陣驚訝。他們可都知道那東西對大明的重要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賣配方?如果是這樣的話,他是不會死的,我估計,那個地方應該是他制造火帽的地方,他應該是在那里制造火帽,然后再賣給滿清,爆炸有可能是制造過程中的意外,所以爆炸自然也就不是普通火藥的爆炸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雷汞,它的威力可遠遠超過普通的烈性炸藥啊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您這么一說,一切都想通了,這個人很有可能是滿清的間諜所殺,有可能是他們發現了對方掌握有制造火帽藥的配方所以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話還沒說守,顧炎武就激動的大聲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必須讓南京不惜代價破案,否則一但火帽配方流出,于我大明必將是大不利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危險無處不在啊!

                朱明忠感嘆了一聲,然后點頭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擬旨給南京和兵部,令軍正司與當地巡檢配合,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,查獲此案,如果朕沒有估計錯的話,也許,他們可能已經得到配方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是他們得到了配方又能如何!

                朱明忠冷笑著,來自于21世紀的他知道,雷汞這個秘密根本就不保不了多長時間,現在能保住十年,是因為滿清自身沒有幾個化學專家,盡管在早幾年,滿清曾派人滲透進大明的書院中,但是隨著幾名化入潛入書院學習的間諜主動投誠,早在十年前,就已經徹底斬斷了滿清派間諜在大明學習實學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科學上的落后,導致退居西域十年的滿清,對大明根本無法構成危脅,當然,他們內部自身也排斥科學——滿人自身在排斥,對于進步他們是排斥的,尤其是在他們不斷的在西域攻城掠地,獲得一次又一次勝利的前提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,他們并沒有放棄竊取有助于他們軍力提升的東西,用處廣泛的雷汞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要是他們已經得到了配方,就必須電令陜西全省嚴查,沒有戶籍憑證的,先抓起來審,每一個嫌疑對象,都要嚴格核對身份,寧可抓借,也不能放過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沒有任何遲疑,在得知雷汞的配方可能已經為滿清竊取的情況匯報下,內閣諸臣立即作出了決定,盡管這個決定極為擾民,但在他們看來國寶被竊,必須嚴格查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還有南京,也要嚴加盤查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著幾位閣輔化身為巡檢在那里討論著如何盤查、如何確保配方不被送出去,朱明忠并沒有說話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滿清可以得到雷汞,但他們造不出線膛銃,即便是他們造出了線膛銃,大明還會造后裝銃,甚至制造出金屬彈殼。滿清即便是想在后面追,恐怕也追不上,因為技術上達不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隨著大明工業革命的技術,大明對滿清的優勢,不僅僅只是武器上,而是系統上的優勢,反觀滿清有什么呢?看似兵強馬壯,其實不過就是一個中亞的土耳其罷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過就是一群樹林里鉆出來的野韃子罷了,即便是再給他們三十年、一百年的時間,頂破天了也就是土耳其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這么嘀咕著,朱明忠不禁想到了那個讓中歐籠罩于恐懼中的土耳其,想到了埃及,想到了蘇伊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現在蒸汽船已經開始在內河普及,而且沿海也有了蒸汽船,也許可以考慮開開挖蘇伊士運河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滿清在朱明忠的眼中,根本就談不上什么重要。只要鐵路修到了嘉裕關,修到了瓜州,大明的軍隊隨時都可以長驅直入,直接把西域收歸已有,至于滿清……他們根本就不是大明的對手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,確實需要感謝一下滿清,他們早就習慣了屠殺,在他們征服西域的過程中,不僅通過屠殺確保了在當地的統治,汲取了當年教訓的滿清,通過殺死男人、搶走女人的方式去斬草除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對于大明而言這個一個好事,至少在他們的屠刀下,那里由綠轉黃了——滿清信藏傳佛教,佛教又一次傳入了西域,在被綠綠用屠刀抹去的數百年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要是趕著他們一路向西,到阿拉伯半島吃沙子,不知道效果會怎么樣?

                心里這個念頭閃動的時候,顧炎武的聲音讓朱明忠回過神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事,就按諸卿的安排辦理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話音落下后,朱明忠又強調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找回配方重要,安撫當地的百姓同樣重要,他們都是朕的子民,一定要作好安撫善后事宜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盡管有圣旨,可是對于南京而言,在他們意識到什么東西丟失之后,找回配方、抓拿間諜就成為了重中之重,至于善后工作,只不過是正常的善后安撫而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南京到處都是巡捕的身影,他們在路口盤查路人,甚至就連同軍正也在城內外配合巡捕的搜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南京的百姓看來,這樣的搜查、盤查,不過只是為了抓出爆炸案的真兇而已,至少對外界是這個說法,只有當事者,才知道如此戒備森嚴是因為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么的,不知道要在這牢房里熬到什么時候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南京城內的一間地下室內,一個中年漢子忍不住抱怨著,這間地下室內,充斥著屎尿的騷臭味,混雜著煙草的味道,只讓人感覺有些作嘔,也許是因為呆時間長了,這屋中的人反倒是適應了這里的異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別提了,只要外面一天不放行,咱們就一天不能走出去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個人出言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咱們倒了多大的霉,好不容易把配方弄到了手,結果那邊一炸,把咱們都堵在這了,依然說,咱們當時就應該這邊拿到走,那邊就走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不是,要是咱們當時就走了,估計這會都火車都到河南了,這南京再炸,與咱們何關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,你們幾個,就不要抱怨了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顯然是領頭人模樣的漢子看著他們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,只要咱們把配方拿回去,到時候主子的賞賜還能少了嗎?除了大把的銀子,包衣奴也少不了你們的,你們一個個到時候,就等著享福吧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這么一說,屋中的另外三個人,才停下抱怨,然后紛紛幻想著,回到盛京之后的好日子,但凡是人都有幻想,對于他們而言,最大的夢想就是搖身一變當上主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呀,終于要回去了,他么的,在這成天提心吊膽的,擔心著性命,等回到盛京,總能睡個踏實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在這時,那邊地下室的門打開了,一個中年人走了進來,他的臉色冰冷,完全不受地下室內的惡臭影響,他一進來,就冷著臉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下事大了,現在巡捕和軍正正在挨家挨戶的搜查,要是不出意外的話,這兩天就能查到咱們這!

                眾人一聽,無不是露出一副惶惶模樣,原本還在那里憧憬著搖身一變成主子的美夢的他們,更是驚恐不已的說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可怎么辦?咱們怎么出去?”
            猜您還喜歡看
            寒門梟士
            寒門梟士
            作者:高月
              醒掌天下權,醉臥美人膝,五千年風華煙雨,是非成敗轉頭空...
            江山戰圖
            江山戰圖
            作者:高月
            隋末烽煙起,英雄出邊荒。 河北竇天王,雪夜戰金剛;...
            寒門狀元
            寒門狀元
            作者:天子
            看膩了刀光劍影,鼓角爭鳴,或者可以品嘗一下社會底層草根...
            唐朝小閑人
            唐朝小閑人
            作者:南希北慶
            一個來自后世的千門高手,因為一道閃電,穿越到唐朝永徽四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