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特战之王 > 第二百三十一章:囚禁

            特战之王 第二百三十一章:囚禁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低头凝视着手中的勋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两?#35828;?#31435;场从大方向?#20384;?#35828;都是一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不能明目张胆的对李天澜出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同样也不敢对王天纵如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从某种程度?#20384;?#35828;,两人之间的交锋本就是徘徊在叛国这个罪名的底线上,一进一退之间,要么是海阔天空,要么是万丈悬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立场无形中磨平了王天纵和李天澜巨大的武力差距,所以在众?#35828;?#35270;线中,当两人真正开始撕破脸皮的时候,也就是一一亮出?#30528;?#30340;时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扔给李天澜的仪器是他的?#30528;啤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而李天澜扔给他的勋章,同样也是李天澜的?#30528;啤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勋章极为精致小巧,通体纯黑,但中间?#20174;?#19968;缕若有若无的白线贯穿了整个黑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看着勋章,沉默了很长时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知道李天澜不会见过他手里的仪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他却见过李天澜的这枚勋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是当初在天都决战中,李天澜戴在胸口的勋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枚勋章象征着一个在中洲绝对不容忽视的身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叹息城,少城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眉?#20998;?#20102;皱,看了李天澜一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近乎凝固的气氛里,他突然开口道:“不够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站在原地,看着王天纵,眼神毫不退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外界呼啸的爆炸声穿越了几公里的距离,如同近在耳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默默思索了一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今晚是真的失算,但却不是输在谋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任何人可以想到李天澜的伤势会恢复的这么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换句话说,当李天澜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开始,也就意味着王天纵输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陈青鸾不可能?#29260;?#38634;舞军团的权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也不可能?#29260;?#38634;舞军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他被陈青鸾邀请过来主持大局的时候,雷基城暗处不知道有多少力量趁着他离开而盯上了阴影王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以自己的伤势做了一局,如今更是利用大势将他囚禁在这里,至于结果,王天纵已经不?#25954;?#21435;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若是没有绝对把握的话,今晚的行动绝对不会如此果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当今夜过去,阴影王座也许注定会损失惨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这一点,也许是在李天澜昏迷的当日第一次见到金瞳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?#35828;?#32467;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再一次看了看周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身边是雪舞军团内能够拿得出来的所有高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总统府外,雪舞军团已经开?#25216;?#32467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惨白刺眼的探照灯在空中不停的旋转,夜幕里响起了直升机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雪舞军团所有的武器已经全部进入战斗?#21050;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只需要李天澜一声令下,整个总统府都会在最快的时间里被夷为平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阵仗困不住王天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别的国家,王天纵一人一剑完全可以杀出重围,以他现在的境界,他甚至都不会受什么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此时围在他身边的却是属于中洲的军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他最想杀的外军,此时正在围攻阴影王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于是王天纵能动却不能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不能杀,所以也就出不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局当真完美,近乎无懈可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看了一眼李天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安静的站在那,从容而安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隐约之中王天纵却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是岁月流淌的声音,是成长的轨迹,是?#40510;?#21464;得黑暗的味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看到了很多东西,似曾相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种味道,当年他在李狂徒身上看到过,甚至自己也有过,每一个站在黑暗?#28572;?#24005;峰的人身上,?#21152;?#36825;种味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那是在无数刀光剑影中磨砺出来的淡然与谨慎,阴沉与冷酷,森然与威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谓枭雄,就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第一次从内?#26576;腥侠?#22825;澜很可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各方面的成长速度都如?#35828;?#24778;人,就像是他天生就应该属于黑暗?#28572;紜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突然?#34892;?#27427;赏李天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真心实意的欣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?#20013;?#36175;很真诚,也正因为真诚,所以欣赏这种情绪背后流露出来的杀意也显得更加赤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要杀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看着王天纵,心平气和的?#23454;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真要拦我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?#23454;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这句话结?#20384;?#22825;澜之前的问题,带着极为赤裸的威胁味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内心都是一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6102;正在外界战争的是乌兰国的军队,里克首相之前跟我商量过,他们已经确定了一部分恐怖分子正隐藏在凯撒酒店内,所以前去围剿,我们作为乌兰国的朋友,不能干涉乌兰国的内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平平静静的开口道:“所以我想请陛下在总统府多留几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一本正经的胡说?#35828;?#24443;底将他激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他的笑容,王天纵四周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扭曲起来,空间不断扭曲破碎,一点浓郁的黑暗带着剑意在他身前不断的汇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灯光,夜幕,风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被那一点浓郁的黑?#20302;?#20840;吸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目不能视的黑暗中,李天澜站在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双眼一片朦胧,似?#24418;?#27668;?#33268;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淡淡的白色雾气在他身上涌动着,雾气很微弱,但却成了绝对黑暗中唯一的光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都开始朝着雾气?#33268;?#30340;方向汇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雾气越来越多,?#33268;?#30340;越来越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猛然皱起了眉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有人都被他的黑?#21040;?#24847;完全包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他自己同样也被白雾包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视线中一片茫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他?#35828;?#35270;线里全是黑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唯一的共同点,就是双方谁都看不到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的声音透过迷雾响起,缓慢而清?#28023;骸?#36824;请陛下三思,如今中洲大势在我,陛下若是拔剑,北海王氏的大势,陛下真的考虑清楚了吗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没有回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四周浓郁的黑?#21040;?#24847;却开始缓缓小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茫茫的白雾也开始消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灯光,风雨,爆炸声,总统府重新出现在众?#35828;?#24863;知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还站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着李天澜,沉默了很长时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龙脉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隐约之中,他似乎明白了李天澜那句中洲大势在我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承载龙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25172;?#26159;承载着整个中洲的气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强,则中洲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中洲强,则他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庞大的气运加持在他身上,这种?#21050;?#19979;的李天澜,各方面的条件完全是得天独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竟然懂?#32654;?#29992;龙脉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又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默然无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没人知道龙脉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连他承载着龙脉,都不太清楚龙脉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肯定不是什么武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是武器,又如何利用?

                那一片白雾的出现就连李天澜都莫名其妙,他现在完全无法给予王天纵任何解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向前一?#21073;?#30475;着王天纵道:“陛下,请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是请出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是请进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收敛了剑意,这完全证明他已经彻底恢复了冷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同样也说明王天纵已经完全接受了今晚的失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哪怕这次的失败可以说是极为惨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今夜李天澜已经占足了便宜,所以他无所谓姿态高低,此时在跟王天纵说话,顿时变得很是恭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看着他笑了笑,突然道:“你以为今晚的事情你赢定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挑了挑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过,你的?#30528;?#19981;够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平静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他重新将代表着叹息?#24039;?#22478;主身份的勋章扔给了李天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脸色变了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伸出手默默的将勋章戴在自己胸前,沉默了一会,才淡淡道:“如果不够,在出牌就是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看着李天澜,似乎在观察着他话语的真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的表情平平淡淡,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轻轻叹息,起码在隐藏自身情绪这方面,李天澜已经不输给黑暗?#28572;?#30340;一些老狐狸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房间在哪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平静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抽搐了一下,想到今夜之后的局面,他的眼神再一次掠过一抹杀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如果不嫌弃,就住在我隔壁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缓缓道,似乎对王天纵的?#34987;?#27809;有丝毫察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?#27663;?#36716;身带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天纵在原地站了一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身边的剑意完全消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漫天风雨落在他身上,他的身体很快就彻底湿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东欧的夏雨冰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冰凉的雨水中,王天纵似乎想通了什么,他的身体完全放?#19978;?#26469;,表情平静的跟着李天澜走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雪舞军团的高手留在原地面面相觑了一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清风流云?#20154;?#20102;一声,?#27663;?#31163;开了总统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囚禁王天纵是今晚计划中最重要的一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却不是整个计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雪舞军团的一?#32961;?#26159;真正的关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雪舞军团的众多高手离开总统府的时候,表情平淡的李天澜同样给王天纵安排好了房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雪舞军团的大军依旧在集结,密切关注着总统府的一举一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确认王天纵不可能离开后,李天澜带着东城如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东城如是轻柔的关上了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坐在椅子上,给自己到了满满一杯?#20849;瑁?#19968;口气喝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东城如是清晰的看到刚刚还脸色红润的李天澜脸色瞬间变得?#34892;?#33485;白,随着茶水喝下去,他的额头上已经是一片冷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洗个澡,换身?#36335;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深呼吸一口,苦笑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只有他自己知道,此时此刻,他背后的冷汗已经完全浸透了他的军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东城如是走过来,伸出手打算去摸李天澜的额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李天澜伸手握住她的手掌摇了摇头:“没事。就是吓的。”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神藏
            神藏
            作者:打眼
            一念之间,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?#28572;紓。。?/dd>
            夺舍之停不下来
            夺舍之停不下来
            作者:bigsun
            普通的小市民,意外生死,欣?#19981;?#24471;高?#20219;?#26126;复活?#20302;常?#22842;舍...
            超品相师
            超品相师
            作者:九灯和善
            关于超品相师: 相师分?#29260;罰?#19968;品一重天 风水有...
            登顶炼气师
            登顶炼气师
            作者:斗勺
            楚风无法理解,一个不会动的手办人?#36857;?#24590;么会卖那么贵?除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甲球队队徽 北京快中彩连锁 见过最牛的两码中特 胜负彩14087期奖金 半单双中特 4连肖多少倍 排七星彩走势图连线 一八前头二连码 福彩双色球尾号和值分布图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 福利彩票走势图双色球走势图 福彩体彩号码综合走势图 中超2019积分表 江西时时彩五行走势图 东方6十1玩法中奖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