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說網 > 現代都市 > 房產大玩家 > 822.燙手的搖錢樹!(5K)

            房產大玩家 822.燙手的搖錢樹!(5K)

                雖然時間已經不早了,但晉涵集團的辦公室里仍然燈火通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沒急著去會客室,而是帶著微笑先到辦公室里去轉悠了一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實他什么都不用說,也不用做,只要員工們看見這個點老板也才剛回來,自然會起到一中鼓勵鞭策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另外,大家更是都知道會客室里有訪客等了老板整整一下午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牌面啊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陳晉明顯感覺到加班氣氛都不一樣了之后,滿意的點點頭,這才朝著會客室走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早就看見陳晉的曹文凱和張家父子隱隱得有些激動,終于等到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進門,陳晉就笑道:“實在不好意思,讓幾位就等了。我還尋思著,你們可能會明天再過來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苦笑道:“陳總,你明天不也還要繼續工作嘛,日理萬機,當然是我們等你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~我們公司的餅干味道還不錯吧?”陳晉有意無意的看向桌面,那是一堆空的塑料包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句話說的幾人都有些尷尬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們的午飯也只是隨便墊吧了一下,就上樓等著了。期間雖然煎熬、不耐煩,卻又不敢隨意離開去吃飯,擔心被陳晉解讀為“沒誠意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一熬就熬到了晚上入夜!

                結果就是……那時前臺小姑娘端出來的餅干,被他們吃了個精光用來充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原本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但陳晉刻意提起來的話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豈不是他有意而為之?

                怕自己這幾個人餓死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仗著自己實力雄厚,資金充裕,知道都是有求于他……這是要故意折辱客人吶!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場的都不是笨人,很輕易的就解讀出了陳晉話里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氣不過當然是氣不過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求于人,不得不低頭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幾人臉上的表情微微有些不太自然,陳晉卻主動伸手和張爸握手道:“張總,久仰了。你們公司的情況,我大概已經知道了。如果你愿意的話,我很樂意跟你成為合作伙伴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張爸一愣,難以置信道:“陳總……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笑著聳了聳肩:“網絡時代,資訊很重要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了,最主要的是……如果我像給長順公司一樣給你們注資,肯定是要股份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畢竟還要賺錢嘛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張爸興奮道:“沒問題沒問題,只要陳晉肯合作,能讓我的江河公司活下去,要多少股份都行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張總。”陳晉認真道:“做生意,還是不要相互占便宜的好,免得討嫌。其實我愿意跟你合作的原因,最重要的一點,是因為你們公司的兩個項目,都已經進入銷售階段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果你破產了,已經賣掉的那幾百套房子,也就跟著完了不是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張爸眨眨眼,雖然搞不明白陳晉為什么會對他公司的情況這么了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陳晉既然這么說了,公司就算有救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張家父子千恩萬謝的離開了,剩下曹文凱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皺著眉看向陳晉,張口卻又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始終,曹文凱的心里都有些疙瘩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笑了笑,坐下來開口道:“曹教授,還在為剛才的事情生氣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額~”曹文凱輕嘆道:“生氣倒不至于。只是有些不明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學生今天跟我說了很多關于陳總你的事跡,從那些事情上來看,我覺得陳總你應該是一個非常……嗯,非常nice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點俠肝義膽的味道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包括剛才,你一開口就說愿意跟張總合作。其實連我都不知道他們找你是為了什么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你的理由,是非常值得我尊敬的。所以,我真的不太明白陳總你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說完,曹文凱就閉嘴了,等著陳晉的回應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曹教授,你知道我為什么讓你們等了這么長時間嗎?”陳晉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應道:“你不是有工作在忙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工作下午就做完了。我這個點才到,就是故意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曹文凱有些憋屈了,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認真道:“因為我希望你或者張總,都明白一個道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客觀來說,至少現在,我比你們強太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張總就很明白現實,只要我愿意跟他合作,之前的任何事情,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。這就是商人的世界,不看對錯,不看好惡,只看利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曹教授你就不一樣了。你是個搞科學研究的。如果你不明白或者說不接受這個道理,我跟你的合作,是很難進行下去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不解道:“可是你在東江市的那些項目,如果不是運氣好,坐上了政策變動的快車,現在肯定破產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在做那些事情的事情,難道也是只看利益的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才是他心里最在乎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明明是一個熱忱的人,為什么非要偽裝成冷血?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卻搖了搖頭道:“曹教授,你誤會了。雖然這里面的事情很復雜,我沒辦法跟你解釋。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,我就是為了賺錢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不過,在賺錢的同時,如果還可以兼顧一下方方面面的感受,何樂而不為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真的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偉大,我是商人,是要賺錢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聽陳晉如是說著,曹文凱的心情漸漸沉重起來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了,那么曹教授,你找我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點上煙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不知道該不該開口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按照他原本的想法,當然是希望陳晉能夠出面把這個專利的知識產權買下來,然后由自己主導開發應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是能夠達到利益最大化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現在看陳晉這樣的態度,曹文凱又猶豫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因為他覺得自己是鐵定玩不過陳晉的。如果將來真的達到了實際運用進入量產銷售階段,陳晉會不會以高昂的定價牟取暴利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如果不求助于陳晉,自己還能夠找到誰來接手?

                鄧若谷在昨天就已經說過了,他找上江勤的時候,江勤可是愛答不理的,那就說明已經存在意向買家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唯一的辦法,是借助陳晉雄厚的財力,強行買下來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沉默了好一會之后,見曹文凱還是不語,陳晉開口道:“是不是你的副校長和院長,又搞了什么幺蛾子出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最大的可能性,是他們要借著你幫我炒作的由頭,壓低你的回購價格,你氣不過,于是就跑來找我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陳總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陳晉一瞬間就猜中了事實真相,曹文凱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醞釀了半天才開口道:“陳總,我希望你能夠買下學校那80%的知識產權,然后由我主持應用開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?不繼續做其他研究了嗎?開始深挖經濟效應了?”陳晉笑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有些臉紅,但還是點點頭道:“與其讓我的成果變成別人的搖錢樹,還不如變成自己的搖錢樹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陳總,這就是你所謂的商人思維吧?不看對錯,不看好惡,只看利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適應,但是我會盡力。與其讓別人為難我,還不如自己為難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陳晉雖然依舊笑著,但心中卻有些感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個曹文凱是這樣,可誰又知道國內還有多少個其他的“曹文凱”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國家確實是在日益強大沒錯,可是有些事情如果沒有根本性的轉變,那么再過一百年,或者兩百年以后呢……?

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道,歷史上最長壽的朝代,也只不過統治了六七百年而已。那還是公元前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那之后的朝代……短的之后十余年,長的也沒有超過三百年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人類社會,不就是這么周而復始的,從一開始的繁榮昌盛,最后漸漸的開始生病,病變,癌變,接著就是滅亡嗎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幼稚吶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自嘲的想著,何必要去擔憂這些呢?畢竟自己能做的,太少了!

                實際上,他跟曹文凱并沒有什么本質上的區別,都是自己在為難自己罷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見陳晉聽完自己的話就沒了回應,曹文凱有些忐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還是這樣赤棵棵的表達自己的欲望,并且還是在要求一個基本上不想干的人幫助自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且這個“幫助”的代價還挺大!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過在沉默了半晌之后,陳晉終于開口道:“其實你這件事,挺簡單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簡單?”曹文凱詫異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點點頭,如此這般的對曹文凱解釋了一通,聽得曹文凱一愣一愣的!

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,曹文凱挑眉道:“陳總,真的能行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陳晉笑道:“你放心大膽的去試試唄。我可以承諾你,如果這個辦法行不通,我就出面買下這個專利產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畢竟我確實不是干這行的,我不專業。對于不專業的事情,我不太喜歡插手,最多就是從戰略角度出出主意罷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頷首,在心里盤算著陳晉這個辦法的可行性,卻始終都不覺得有什么成功率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既然陳晉已經給了自己承諾,曹文凱愿意去試一試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從陳晉的公司里告辭出來之后,他立刻就掏出了手機撥打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盡管這時已經是夜里11點了,可對方依然非常積極的直接開車過來接上了他,隨后,就在送他回家的路上,商量了一路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回到了家里之后,女兒早就已經睡下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素云到門口來迎他,輕聲問道:“你怎么一出去就是一整天?到底辦什么事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這樣的。”曹文凱皺著眉把自己跟陳晉之間的交流又對老婆說了一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素云聽完了之后,有些擔憂道:“那能成嗎?傅炎熙和江勤又不是傻子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試試吧。反正幾天就能見分曉了。好了,不早了,你快睡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得上網查查專利什么時候能下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素云嘆了口氣,默默點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以前自己自己的老公可從來不會主動去查這些東西,向來都是學校方面接到通知以后,再通知他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是看曹文凱現在的急迫程度,竟然是一點都不愿意耽擱?

                當晚,王素云徹夜難眠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就算曹文凱躺到她身邊以后,似乎也沒了往日里那種安定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是對老公將會做出的改變擔憂,曹文凱則是對自己準備做的事情擔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夫妻兩人心頭都壓著事情,也就睡不著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不過,曹文凱還是習慣性的伸手握住王素云的手,輕輕摩挲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二十幾年來,夫妻間從未有過隔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第二天是端午節,曹文凱一大清早就起身,料理好了各種材料,開始帶著女兒一起包粽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些都是非常傳統的東西了,現在會的人不多,尤其是在東海市這樣的大都市里,就更少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夫妻倆始終覺得,國人節日的這種儀式感,是必須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原本也不會,但是他學會了,并且教給了女兒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昨天查的結果怎么樣了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王素云又端過來幾個剝好的蛋黃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應道:“專利局的網站上有公告,已經走完流程,前幾天就發回學校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王素云抿了抿嘴,明白這代表著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曹文凱笑道:“所以他們才會那么著急想要回購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以前這些事情,我確實是關注的太少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以后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了看女兒正在動作生澀的包著粽子,溫和的笑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以后,你還是照顧好囡兒,外面的事情,交給我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位于學校兩公里外的某個高檔小區里,江勤的身邊也有一個年輕女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早上起來,江勤洗簌吃飯,隨后就享受著素手研磨、紅袖添香的樂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是他的保留項目。畢竟男人的虛榮心,只來自于女人的崇拜嘛。像他這樣的人,是要對金錢故作不屑的,所以一手還算不錯的書法,是他很喜歡顯露的本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身邊是一個穿著清涼吊帶睡衣的年輕女孩,脖子上和雪白的胸口還留著瘋狂的印記,一邊研磨一邊嘟嘴道:“都這樣了~那人家保研的事情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~”江勤一邊揮毫潑墨一邊笑道:“你放心吧。保研還不就是一句話的事情嘛。你看看,我這句人生得意須盡歡,寫得怎么樣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現在的年輕人能有幾個真懂書法的?反正無腦舔就對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女孩的盛贊下,江勤有些志得意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就在這時手機卻響了起來!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看了看,對女孩道了聲“你先出去”,才接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樣了?”傅炎熙的聲音傳來:“到明天,專利產權也就要通知曹文凱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聞言,江勤大好的心情立刻就全被破壞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應道:“傅校,我跟原來的幾家企業老總都聊過了。但是……他們雖然有意向收購這個專利產權。可他們要求的都是100%的完全產權。現在曹文凱那20%卡在這……所有人都怕將來鬧糾紛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昨天不是還跟我說沒問題么?”傅炎熙不悅道:“總而言之,今天是最后一天了。一定要找到下家。到時候,就算是80%,也先把項目做起來再說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至于曹文凱那20%嘛~他如果不愿意賣,就讓他爛在褲襠里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驚道:“那有可能會出現產權糾紛的……畢竟他才是主開發者,又有產權份額在手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顧不上了。我老實跟你說吧,這個專利產權現在很惹眼,連校長昨天都給我打電話過問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遲則生變,懂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表情難看的掛斷了電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想起自己跟傅炎熙曾經做過的種種事情,一樁樁一件件,要是在這件事上摔跟頭,可摔不起吶!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叮咚!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門鈴忽然響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蹙眉暗道:“一大早的,誰啊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走出房門,讓女孩又躲回了臥室,才去開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門外的中年人他有些眼熟,卻又一時之間想不起來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江院長,您真是貴人多忘事!”門外的人笑道:“我叫鄧若谷,之前去濟同大學跟你聯系過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一挑眉:“鄧若谷?我想起來了,是為了那個直線加速器的專利產權吧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對,是的。”鄧若谷點頭哈腰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~”江勤心道:“還真有送枕頭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但他臉上不露聲色,皺眉道:“你是怎么找到我家里來的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鄧若谷繼續笑著,顯得有些尷尬,自然是不便明說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佯裝不悅的看著他道:“這種事情,在學校談就好了。你們這些商人吶,真是為打目的不擇手段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鄧若谷繼續賠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來都來了,先進來吧。”江勤讓開門讓鄧若谷走了進來,領著他在客廳坐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鄧若谷把手中拎著的一個黑色禮盒放下笑道:“江院長,這是我托朋友從國外帶回來的雪茄,你要不要試一試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勤撓了撓眉毛,看了鄧若谷一眼,伸手打開禮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整整齊齊的一排雪茄,他也辯不出個好壞,只得隨意拿起一根來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有立刻放了回去,手有些微微顫抖起來!

                禮盒不小,是個約莫50厘米見方的黑色錦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江勤剛才拿起雪茄的時候,下面卻是明晃晃的一抹亮眼的紅色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嚴嚴實實的碼在一起,少說也有50個了!
            猜您還喜歡看
            神藏
            神藏
            作者:打眼
            一念之間,滄海桑田 打眼帶你進入古玩的世界!!!
            奪舍之停不下來
            奪舍之停不下來
            作者:bigsun
            普通的小市民,意外生死,欣喜獲得高等文明復活系統,奪舍...
            超品相師
            超品相師
            作者:九燈和善
            關于超品相師: 相師分九品,一品一重天 風水有...
            登頂煉氣師
            登頂煉氣師
            作者:斗勺
            楚風無法理解,一個不會動的手辦人偶,怎么會賣那么貴?除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