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說網 > 玄幻魔法 > 七界之都 > 第十九章 情趣屋

            七界之都 第十九章 情趣屋

                烏鴉在餐廳里坐了二十多分鐘,始終無人打擾,門外偶爾會響起細碎的腳步聲和低語聲,但很快就會遠去,甚至沒人試圖推開一條門縫,看看這個莫名出現在女人世界里的陌生男人,可見情趣屋的規矩還是相當嚴格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這樣傻坐著實在有些無聊,尤其是想到不遠處就是鶯鶯燕燕的一群女人,地下室里還在進行著某些口味獨特的游戲,難免會讓任何心理正常的男人都心馳神往,值得慶幸的是烏鴉怎么看都不算心理正常,更幸運的是二十多分鐘之后,晚餐終于送上來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食物意外的豐盛,比迷途快餐店四百塊一份的平民套餐可豐盛多了,幾盤東陸家常菜猶自蒸騰著熱氣,菜香隨著熱氣撲面而來,普普通通的香氣卻能讓人感受到家的味道,再配上一扎冰涼的啤酒,都不用吃,只要坐在這里,就能想起久遠的過去那些關于家的溫馨回憶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把食物端過來的女人烏鴉不認識,但覺得有點眼熟,再仔細看一看,烏鴉暗中撇了撇嘴,看走眼了,這就是剛才把自己騙到情趣屋來的那個艷俗女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她現在一點也不艷俗了,鉛華洗盡,素面朝天,雖然說不上有多漂亮,但整齊的劉海和大大的眼睛頗為可愛,身上也換了一套居家素服,腰上還系著繡花圍裙,居然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,根本無法聯想到她的職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吃吧,包含在住宿費里了。”女人把最后一盤菜扔在桌上,順勢在對面坐下,點起一支煙深吸一口,淡淡的煙霧彌散在餐桌邊緣,“吃完了早點休息,別出去亂跑,今天附近不太平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聽到了,整個下午到處是爆炸聲,跟戰場似的。”烏鴉也不推辭,嘗嘗食物,味道居然還不錯,讓他胃口大開,連吃了幾大口,才停下筷子問道,“我還以為哪里打起來了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打起來了,在七界之這太正常了,誰知道是什么原因,反正和我無關,歸根到底無非就是為了錢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怎么你一點也看不出來擔心呀,剛才還敢出去騙……咳咳,出去救我,萬一他們波及到這邊怎么辦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會的,這片街區一般不會被戰火波及。”女人篤定的說道,“大多數情況,戰斗都會避開附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”烏鴉挑了挑眉,“這片街區的掌控著這么厲害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恰恰相反,這片街區沒有總的掌控者,幾條街道都是獨立的。”看著烏鴉吃的很香,女人的神色緩和了許多,“這幾條街道的掌控者太過難纏,就算是城區級的勢力都未必能吃得下,更別說那些街區級的勢力了,所以那些勢力干脆就放棄了這片街區,以免引發沖突反而惹火燒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么厲害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當然,就比如血巷的火焰玫瑰吧,她們兩個……”女人說著說著,忽然失去了興致,“算了算了,跟你說這些也沒意義,反正你也不會在血巷常呆,說了也沒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?別呀,我還想聽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是我不想說了。”女人翻了個白眼,沒好氣的說道,“免費的故事就這些,再說就要付錢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們怎么都這種習慣,三句話離不開錢字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廢話,不提錢提什么,理想嗎?”女人嗤笑道,“這里可是七界之都,沒錢一天都活不下去。我到也不想提錢呢,二十多人的吃穿用度,水費電費,還有治安管理費,哪個不要錢,我不提錢,二十多人就要結伴上街喝風,還想攢錢?攢個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行吧行吧,你說的對,錢最重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對任何一個男人來說,和明顯打算借題發揮的女人爭論都是最愚蠢的行為,聰明人只會及時閉嘴。烏鴉顯然不蠢,所以他第一時間選擇用食物堵住了自己的嘴。菜炒的很用心,刀功也說的過去,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女人能有這種廚藝,烏鴉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:“認識這么半天了,還不知道你怎么稱呼呢,總不能叫你掌柜的或者老板娘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烏鴉怎么也沒想到,女人的臉色突然沉了下來,眼神冰冷,伸手就要把幾個盤子掀飛,“有什么話就直說,用得著拐著彎諷刺嗎?看不起我們那我們準備的東西也別吃了,免得臟了你的嘴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嘖嘖,看不起你們的其實是你自己吧。”烏鴉眼疾手快,把盤子先一步拉到一邊,“往往越是覺得自己哪里有缺陷就越是敏感,別人隨便說點什么都覺得是在諷刺自己,其實正常人根本不會往那方面想。呵,自己都看不起自己,有資格指責別人嗎?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女人停下了掀盤子的動作,伸出的手僵在了空中,半晌才頹然坐回椅子上,重新點起一根煙,露出深深的疲倦之色,一口氣吸了半根,聲音沙啞的說道:“我叫星夢,花名,本名不會說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烏鴉沒有打擾她,只是靜靜的聽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說的沒錯,我就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。”星夢抽了抽鼻子,“我知道你怎么看我,艷俗,低賤,愚蠢,對待手下的女孩子們還刻薄惡毒兇殘。呵,沒錯,我就是這樣,但是如果有選擇,誰愿意過這種生活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是控能者吧,而且是戰斗型的,不像我,只是個輔助型,而且血脈里遺傳的是最沒用的異魂,所以你根本理解不了,像我們這樣的人有多艱難。因為我們是控能者,四葉星上的普通人把我們視為洪水猛獸,雖然因為協議的存在,沒理由公開攻擊我們,但光是排斥和歧視,就足以把我們逼出人類社會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七界之都倒是不會歧視我們,但我們在這里根本找不到活路,戰斗勢力用不著我們這種沒用的輔助控能者,經營機構為了省心和安全,寧可雇傭普通人也不雇傭我們,我們過的還不如普通人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而且還要隨時防備危險,同樣的情況普通人遇到了,很可能因為對方懶得動手留下一條命,而換成我們這種人遇到了,多半是死路一條。除非一輩子留在綠區不出來,問題是綠區的物價比外面高幾倍,想要長住,沒幾個負擔得起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說,我能選擇的路很少,何況還有外面那二十幾個廢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們……”烏鴉放輕了聲音,像是怕嚇到陷入情緒中的星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們有的是市民的二代三代,有的是做淘金夢的白癡。嗤,七界之都哪有那么容易淘金,一百萬交上去了,說是免費食宿,沒錯,是免費,但吃的連豬食都不如,住的是只有一張床的鴿子籠,而且只有一個月,一個月之后還沒找到工作就直接遣返,一百萬也不退還。黑吧,她們也覺得黑,所以私自逾期了,嘿,一群蠢貨,一旦私自逾期,四葉星身份立刻注銷,這輩子別想正常回去了,只能在城里掙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問題是她們什么本事都沒有,一個月找不到工作,一年十年也未必能找到,沒活干就沒城市居民身份,想進綠區都進不去,結果要么是餓死,要么被那些勢力騙去當炮灰,要么就是不明不白的被殺,大街上經常能看到這樣的尸體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沒錯,我是讓她們替我賺錢,我是對她們刻薄惡毒,我知道她們對我又怕又恨,恨不得我明天就被人殺了,但是我不這么做……抱歉,不該和你說這些的。”星夢無力的嘆了口氣,一身疲憊的垂著肩“謝謝你愿意聽我的牢騷,心里舒服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,該說謝謝的是我才對,至少你讓我知道了,七界之都不止是天堂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你這樣的戰斗型控能者來說,這里就是天堂,雖然隨時可能會死,但至少在你死前都是。”星夢像是想起了什么,發了一會呆,突然自嘲的笑了笑,搖頭道,“既然你愿意聽我發牢騷,那我也說實話吧,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是戰斗型控能者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烏鴉微笑不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些暴走族最后的反應足以說明一切,他們發現你是戰斗型控能者,怕惹到不該惹的勢力,所以最后時刻轉向了,那一幕我看的清清楚楚,嘿,雖然我只是控能者里的廢物,但至少被源能強化過的視力還是有點用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所以我才把你拉到家里來,我也是沒安好心,想騙著你留在這里,替我分擔一點壓力,有個戰斗型的控能者坐鎮,確實能輕松很多。呵,剛才說那些,其實也是為了博取你的同情。”女人消沉的起身,從酒柜里取出麥酒倒了兩杯,“不過……算了,我放棄這個打算了,沒必要把你這樣的人也拉近來,作為補償,陪我喝兩杯吧,實在不會喝就算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說著,也不管烏鴉,自己直接連喝了三杯,托著下巴看著燈,怔怔的發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這樣的請求誰能拒絕?反正烏鴉無法拒絕,他只能陪著女人一起,端起酒杯一飲而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吃完早點休息吧。”星夢又呆呆的看著烏鴉,盯了一陣,才疲倦的笑了笑,起身走出了餐廳掩上了大門,“晚安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五分鐘之后,餐廳的門又被打開了,女人重新走了進來,而此時的餐廳里,烏鴉似乎不勝酒力,已經趴在桌上沉沉入睡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愚蠢的保護欲,可笑的同情心,你防備之心再重又怎么樣,最后不還是喝了那杯酒。”身上的疲倦之色早已一掃而空,女人清純的外表多了幾分陰冷,用力踹在烏鴉的小腿上,“沾過我手指的酒你也敢馬上就喝,死了也怨不得別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絲絲,立刻聯系孫醫生,就說這里有最新鮮的素材供體。”
            猜您還喜歡看
            武煉巔峰
            武煉巔峰
            作者:莫默
            關于武煉巔峰: [新人寫作季作品] 武之巔峰,是孤...
            修煉狂潮
            修煉狂潮
            作者:傅嘯塵
            大災變時代,一道劍光自天外而來,破開了地球與昆侖界的界...
            雪鷹領主
            雪鷹領主
            作者:我吃西紅柿
            深海魔獸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風暴…… 熔巖巨人的腳...
            十方神王
            十方神王
            作者:貪睡的龍
            十方天域,強者為尊,少年林天偶獲神秘鐵劍,煉無上武道,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