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說網 > 玄幻魔法 > 半月天使 > 第637章 三百年前的你

            半月天使 第637章 三百年前的你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給我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翎攤開手,眨巴眨巴眼,一副正兒八經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兩人大眼瞪小眼僵持許久,一條細長的黑色尾刺慢慢吞吞從被褥下探出來,怯生生放入她手心里,被握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翎一雙眼看得見漫出晶亮激動的光來,捧著這晶瑩剔透鋒利又漂亮的殺器愛不釋手,曾經尖叫懼怕的嗜殺利器,如今是她最珍貴的人身上與她最不同之處,如此精巧誘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纖細光滑的尾身仿佛黑夜凝聚,足夠強勁有力、伸縮自如,輕易便可如長鞭甩出撕裂血肉、收割性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末端尖銳漆黑的三角狀利刺與頭上的小角相似,晶瑩剔透又尖銳鋒利,仿佛黑曜石雕鑄,光滑剔透倒映出光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雖說暗魔一系都有角和尾刺,小啾它們巨角魔的角和尾刺卻要巨大粗糙許多,不比惡魔的角小巧漂亮,比起大殺器更像精致的工藝品,叫人愛不釋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翎輕輕吻了吻掌心沁涼晶瑩的尾刺,眼神愛憐溫軟得融化。抬頭見某人紅得滴血的面頰,又咯咯一笑松開尾刺撲上去緊緊抱住他,親親蹭蹭地討饒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時光飛逝,轉眼距薔薇天羽臺殊死之戰已有半年之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以不死之身的恢復力,加上四葉草的幸運加速,瀾月渾身千瘡百孔的傷漸漸恢復如初,戰斗中被圣光焚燒得露出骨架的黑翼也長出了新的翼膜。只極光圣劍刺穿腹部的傷,即便神之淚熄滅了極晝圣光,仍有少量光明之力殘存體內,燒灼著傷口,愈合緩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白山茶初開的季節,古木之森新草絨密、光斑暖融,藍色熒光蘑菇咕嚕嚕升起氣泡,橘色晨光光斑大大小小灑滿地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翎一雙纖長羽翼拂過暖風,翻卷的黑裙凝固著冷綠四葉草,懷里托著比她近乎高出一個頭多的白衣少年,強健羽翼輕收攏,降落于灑滿橘色光斑的森林地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托著腰小心將人平放到樹下白花盛開的草野,瀾月一頭清冷長發流瀉開,瞳眸清淺肌膚如雪,白衣若霜散開花野,渾身落滿溫暖晨光。若非身后那對負傷的黑色膜翼,昭示著危險身份,大概便是世上最純凈無暇的天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碰疼你了?”千翎俯身將他小心抱到懷里,枕到腿上,見著少年泛白的臉色、輕抿的唇,與不言不語卻藏了一絲疼痛的瞳眸,心疼輕撫了撫他的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瀾月輕輕搖頭,睫毛落了柔光,銀色瞳眸被晨光照得晶瑩剔透,杏核瞳孔如貓咪眼瞳在陽光下收緊了些,復又枕著她輕輕合上眼。發絲落在蒼白臉頰邊,愈發襯出虛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讓我看看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抱他往懷里靠了靠,輕輕解開衣襟露出平坦白皙的小腹,那里纏裹的紗布已滲出血來,斑駁看得她皺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瀾月默默看著她熟門熟路解開他的衣裳,臉頰有些發燙,卻安安靜靜沒抵抗,也沒拒絕,像只被馴化的乖巧大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暖春的風拂動著花野間散開的黑發,少年腰腹間裸露的肌膚灑了橘色微光,白皙如雪。敞開的衣襟在風中拂開,露出鎖骨左下端心臟部位,四葉草形狀的猙獰疤痕刻印在雪白無暇的肌膚上,如此扎眼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像她在他身上留下的刻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別看……丑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感受到目光,瀾月輕動了動身體想掩藏那道疤,她卻俯下身去吻上他心口。唇下是疤痕凸起的紋路,肌膚由清冷到發燙,他的心跳聲清晰入耳,愈演愈烈如鼓擂傳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翎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懷里身軀有著細微的顫抖,他低啞的輕喚更像是壓抑的嚶嚀,渾身柔軟雪白的肌膚溫度在升高,身后那雙鋪開的膜翼也隱隱收緊了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翎濕漉漉的睫毛染了淚光,順著他心口的刀傷,一路吻過發燙的肌膚緩慢向下,終是閉了眼落下淚來,輕柔繾綣吻在他受傷滲血的小腹,滾燙的淚沾上肌膚,與他的溫度融為一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的小月,素來是那樣純凈雪白的人,比夜色里的明月更皎潔。可這樣無暇的身體,竟兩次因她被捅入刀劍,留下無可磨滅的痕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欠他太多太多,何止兩次刀劍,何止護佑收容,何止一顆真心可抵,縱是窮盡一生一世也償還不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哭……翎,不哭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風拂起腰間黑發,瀾月雪白的袖袍緩緩抬起,輕輕將抽噎的女孩抱入懷里,動作虛弱緩慢,臉頰還殘留著發燙的紅暈,睫毛垂落輕輕吻了吻她額頭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變丑了,只能你要我了……不許嫌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千翎淚花冒得更厲害,緊抱著他一顆心揪成一團疼得哽咽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胡說……月是最好看的,我才不嫌棄呢,我怎么會嫌棄你……我喜歡心疼都來不及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這樣也好,”她抽了抽鼻子,濕漉漉的紅瞳望入他純凈剔透的銀眸,“你要記得……你是我一個人的。這些傷痕就是證明,你身上刻著四葉草,你就是我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算百年千年過去,就算天地異變海枯石爛,你也是我一個人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看著這嗚嗚嚕嚕抱他蹭他說著霸道宣言的家伙,心下溫軟融化,垂睫輕輕吻了吻她唇瓣: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直是你的。三百年前,三百年后……從未變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嗓音酸澀執著,他的吻繾綣溫柔,像跨過漫長的時空而來,踐行千年前的承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三百年前……”千翎扇了扇睫毛,潤濕著眼睛叼住他耳垂,“三百年前,我還不認識你呢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是能早出生三百年,就能在圣戰的時候陪著你了……那樣該多好呀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喃喃自語,貼著他溫暖的頸間閉上眼,只覺得懷中身軀如此讓人眷戀愛憐,也從未如此懊惱,錯過了他成長之時最初的歲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瀾月長發流瀉在森林花野,銀瞳澄澈似是回憶什么,終是只輕輕吻了吻他的粘人精,眸色溫軟瀲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誰說沒有名字的,你叫小……你叫‘月’,月光的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別變成他們那樣,月是善良的人,是溫柔的人……是我最喜歡的人,也是我等待的人……所以不論發生什么,別被仇恨或別的東西吞噬,別變成殺戮的機器…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看……我的臉……看了會發生不好的事。不過……你以后會看到的,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們還會再見的,我會一直等著你,一直一直愛著你……所以……月,別哭,別怕孤獨,別怕廝殺……你要堅定地……勇敢地走下去……我會在那里……等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緩緩閉了眼,輕輕將懷中嗚咽蹭著他的女孩抱緊,酸澀又溫暖,像陽光將他整個胸腔整顆心臟填滿,連帶著整個世界都被點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你本就,一直陪著我啊。
            猜您還喜歡看
            武煉巔峰
            武煉巔峰
            作者:莫默
            關于武煉巔峰: [新人寫作季作品] 武之巔峰,是孤...
            修煉狂潮
            修煉狂潮
            作者:傅嘯塵
            大災變時代,一道劍光自天外而來,破開了地球與昆侖界的界...
            雪鷹領主
            雪鷹領主
            作者:我吃西紅柿
            深海魔獸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風暴…… 熔巖巨人的腳...
            十方神王
            十方神王
            作者:貪睡的龍
            十方天域,強者為尊,少年林天偶獲神秘鐵劍,煉無上武道,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