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> 129 鬼医入宫,极致挑剔

          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129 鬼医入宫,极致挑剔

                午后,兰慎渂骑着高?#21453;?#39532;,身后跟着一辆十分豪华的马车,红袖一身小药童的打扮,手中窜着一大摞银票,?#25216;?#24102;笑,一副财迷觉得模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看着红袖的模样,心中忍不住怀疑,眼前这幅财迷的模样是演出来的还是真的,在看看一旁的零露,换上了简单的女装,露出清丽的容颜,蛇皇藏在脑后的发间,偶尔探出头,从头到尾,零露的目光就没有从兰溶月身?#20384;?#24320;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零露,你那么看着公子干嘛?#20426;?#32418;袖数完银票,见零露还在盯着兰溶月看,心想,这幅模样在外然看来怎么像是小丫鬟爱慕主子的节奏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看。”马?#30340;冢?#20848;溶月一身男装,五官稍微装饰,皮肤依旧白皙,俊美无邪,绝世无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的确很好看。”红袖看了看后认真的?#20848;?#36947;,她还是第一次见人不用面具能彻底变成另一?#35828;模?#37027;些脂粉中带着淡淡的莲香,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是女子用的,似乎本来是女子所用,但用在兰溶月身上就完全不同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看了看两人,拿起身侧的面具带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带着这两日进宫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,零露藏不住心思,红袖倒是藏得住心思,可却太过于熟悉人际关系,落在后宫众?#35828;?#30524;中,十分惹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带上零露,兰溶月其实有私心的,当初有人请零露暗杀她,零露一直没有说出暗杀她的人是谁,兰溶月也?#28216;?#21193;强过,兰溶月不打算从零露的口中得知,但不代表不打算从蛇皇哪里得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天空中,九霄和天羽一直暗中跟着,兰溶月从来不关这一对苍鹰宝宝,不过两只小?#19968;?#34429;然外人很少看到,但没?#35828;?#26102;候就会?#19968;?#20250;赖在兰溶月身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…”零露还没说完,红袖立?#27425;?#20303;了零露的嘴,小金立即溜出来,戒备的看着红袖,似乎只要红袖再一动,它就会咬上去,“叫公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零露看了看兰溶月的打扮,十分配合的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红袖见状,松开了零露,心想,着小鹿乱撞的模样也太呆萌了吧,她的模样是看过無戾只会装出来的,零露完全是天然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,以后我会一直跟在公子身边吗?#20426;本?#31163;春闱?#20011;?#36807;了一段时间,她一直留在颜卿的身边,夜晚的时候無戾偶尔会来教她,虽然不知兰溶月要做什么,但她还是想要留在兰溶月身边,但凡兰溶月有任何吩咐,她都绝不会有丝毫的犹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恩。”兰溶月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真的,太好了。”零露握住了兰溶月的手臂,十分高?#35828;?#35828;道,声音略微大了一些,外面的兰慎渂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听着对话,兰慎渂眼底划过一抹算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进宫的路十分顺畅,马车破天荒的到了长宁宫的门口,能有如此待遇,宫中还是头一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。”下车后,兰慎渂十分礼待,不敢有丝毫的怠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鬼医的出现除了柳言梦得到的情报之外,更重要的因素是她?#25954;?#20986;现了,其中缘由,兰慎渂来不及查证,鬼阁遍?#35745;?#22269;,兰嗣虽然下令威逼,可总觉得眼前之人是不会被威逼而妥协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长宁宫?#20426;?#20848;溶月心底闪过一丝讽刺,长宁,寓意,长期安宁,?#25512;?#20043;意,而且与死去的兰长宁重名了,这长宁宫再过些时日也就不存在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,有何不妥吗?#20426;?#32418;袖看了看四周,一副?#38706;?#30340;样?#28216;?#36947;,刚刚她看到了两个白色的身影,心想,果然跟?#20384;?#20102;,从来没有发现苍鹰原来也会这么粘人觉得,不过,跟?#20384;?#27491;好,苍鹰善于隐匿行踪,宫中无法用信鸽,正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藏在你暗中的九霄和天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互相看了一眼,藏的更深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觉得呢?#20426;?#20848;溶月反?#23454;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金色的笼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再大的笼子也困不住人心。”零露看了看红袖,露出十分虔诚的眼神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零露的话,兰慎渂心中微微一惊,没想到一个小丫鬟竟然有如?#26494;?#30340;见解,初见只觉得零露单纯,入一张?#23383;剑?#22914;今看来,只怕是错了,鬼医身边的两个人都不是省事的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肆,宫中岂容你等如此轻?#28020;!?#19968;个总管太监模样打扮的人站出来,冷声呵斥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#22836;?#32902;了,你怎么着,若不是你们请了我家公子,?#19968;?#19981;?#25954;?#26469;呢?#30475;?#22312;笼子中,还不如在湖上钓鱼,起码能烤来?#28020;!?#32418;袖双手插在腰间,一副?#20004;?#30340;模样,不过在兰溶月看来怎?#20174;?#20960;分泼妇骂街的味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”公公还未说完,接到兰慎渂的冷眼立即住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夫唱妇随。”零露看了看太监和兰慎渂,十分认真的?#20848;鄣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开口,其实是对兰溶月(鬼医)的试探,兰溶月和红袖早已了然于?#27169;?#38646;露则不同,听信了無戾和颜卿的话,什么样的场合一定要说实话,只是夫唱妇随着四个字?#32654;?#28342;月和红袖差点破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笨蛋,用错成语了。”红袖看着零露,一副欺负小?#22791;?#20799;的的模样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说了我是市井长大,不会用成语,你们老是勉强我。”零露决定配合红袖,嘟了嘟嘴,模样十分无辜,眼底尽是委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?#24187;?#24378;你了,以后用市井的话来说。”红袖看着零露,心想,这就是主子让?#35828;鰲?#25945;出来的人吗?怎?#20174;?#26469;一个养歪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红袖看来,無戾以及养歪了,明明是心狠手辣,不择手段,却偏偏盯着一张无害的脸,眼前这货倒好,完全是一朵小白莲,怎么弄得好像是她在欺负人一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要安慰一个女人,心累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红袖不知道,無戾让零露看着点红袖,红袖虽无害兰溶月之?#27169;?#21487;在無戾的眼中,已然是信不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狗腿子。”零露看着红袖,那模样?#36335;?#20877;说,是你要我说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两?#35828;?#23545;话,兰慎渂微微蹙眉,心想,鬼医只怕是不?#25954;?#36827;宫,否则也不会找了两个人来气他,莫非这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寓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慎渂这些年因?#35828;?#24456;少,表面上的兰嗣宠爱,性子也是温文尔雅,才智绝佳,其实,兰慎渂很少露出自己的本性,?#20498;?#22915;为了保兰慎渂,很长一段时间不受宠,更是刻意闹翻了和兰嗣的关系,后来得知一切的兰嗣心生怜惜,?#20498;?#22915;才重获荣宠,兰慎渂的地位也是一高再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,请。”兰慎渂用眼睛制止了身边的太监,随后笑着对带着面具的兰溶月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在下一向主张言论自由,希望文王不要介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的眼下之意?#36335;?#22312;说,零露和红袖的言论是自由的,以后还会有不少得对的地方,先打一下预防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哪里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走进长宁宫,四周戒?#24178;希?#20365;卫中有不少?#21069;?#21355;装扮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红袖看这一切,心想,兰嗣病的当真是十分严重,否则不会出来暗中保护的暗卫之外还让暗卫装扮成侍卫在明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走进长宁殿,一股药香味袭来,问道味道,面具下,兰溶月微微蹙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群庸医。”兰溶月十分认真的?#20848;?#36947;,语气中明显带着不悦,“把窗户打开通风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万万不可。”林御医立即上前制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可?#20426;?#38754;具下,一双漆黑的眼睛中划过不屑,“当真好笑,病人长期生活在满是药味的环境中,不仅身体还会影响病?#35828;?#24773;绪,身为御医难?#21862;?#30693;?#21862;∪说?#24773;绪有时候会导致病情加剧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0658;?#24481;医,听鬼医的吩?#39304;!?#20848;慎渂立即出言阻止,心想,这次请来的是一尊大神,必须要?#28982;?#20848;嗣,如今柳嫣然稳坐后宫,朝中六部他和太子各占两部,他手中管钱,太子工部背后?#20174;?#34203;国公府,手握兵权,一个有权,一个有钱,胜负未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柳嫣然得势,他处于弱势,加上他若要继位,还差知道圣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林御医看着兰慎渂,不知为何,竟然从心底生出一丝畏惧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窗户打开,药味蔓延,整个长宁宫内都散发着药味,兰溶月随兰慎渂走了进去,床上,兰嗣消瘦很多,原本看上去四十来岁,如今短短几日,似乎瞬间老了二十岁,两鬓生出许多白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红袖上前,打开药箱,拿出一条是丝帕,万公公留意着鬼医(兰溶月)见与之前所见并无不同,随后目光有看向兰慎渂,他真没有想到兰慎渂竟然找到了鬼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兰嗣睁开眼睛,看到带着面具的鬼医,心中微微松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儿?#25216;?#36807;父皇。”兰慎渂立即上前行礼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…好…免礼。”兰嗣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很多,连连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我家公子这就给陛下把脉。”红袖拿着丝帕走到距离兰嗣龙床两米之外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兰嗣看着鬼医(兰溶月)似乎看到了希望,眼底多出来几分神采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搭在兰嗣的手腕上,脉搏?#34892;?#34394;弱,除了脉搏虚弱之外,并无其他异常,蛊毒一般从脉搏上无法察觉,没想到焚情蛊也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她发现唯一能察觉的便是噬魂蛊,或许是因为灵宓的父亲对噬魂蛊的执着,虽?#28216;?#25945;过兰溶月,但却提及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敢问公子,陛下身体如何?#20426;?#19975;公公见鬼医(兰溶月)收回手,迟迟不语,小声询?#23454;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33033;搏上看,除了虚弱些之外并无其他异常,需要重新检查一下,小一,放血。”蛊毒难得,焚情蛊更是难寻,有机会总得好好研究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2654;鍘!?#32418;袖听到吩咐,立即从药箱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碗,和一把小型的手术刀,决定来之前,兰溶月刻意让她熟悉过,红袖拿着手术刀,心想,不愧是主子,少主未来的夫人,每一件工具都是巧夺天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慢着,陛下龙体,不得有丝毫的损伤。”兰慎渂一旁沉默,万公公开口阻止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如此,在下无能为力,小一,收拾一下,出宫。”解释这个事情太麻?#24120;?#20848;溶月直接给省了,毕竟这焚情蛊她要解也要费一些功夫,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打算解焚情蛊,给兰嗣压制一段时间?#20011;?#31639;是她大发慈悲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现在回去应该还赶得上订一艘船去吃烤鱼。”自从在食为天吃过一次之后,红袖终于明白为何食为天的生意那么好,味?#20848;?#30452;是太绝了,同一?#21862;耍?#33021;做出十多种味道,一天一种味道也足够她吃半个月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慢着,皇宫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吗?#20426;?#20848;嗣坐起来,看着鬼医,当初找鬼医医病,他就十分讨厌鬼医这个人,如今进了宫,他倒要看看鬼医是否能如之前般桀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的确不是,不过,不配合的病人就算陛下,在下也无能为力。”兰溶月带着面具,气度却毫不输给兰嗣,隐?#25216;?#20284;乎更胜兰嗣一筹。“若是陛下想留住在下,在下倒不放?#27492;?#19968;搏,毕竟在下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正人君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最后一句话,?#32654;?#21987;心中生出了一丝退意,传闻鬼医除了医术绝佳之外,更为神秘,身边的小童已不是泛泛之辈,莫非鬼医是深藏不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可否能医治朕的病。”兰嗣看着鬼医,若不能医治,这鬼医便不能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,不过缓解陛下的?#32431;?#19981;?#36873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的话,兰嗣的心跌入谷底,若连鬼医也不能医治,莫非真的是他大限已到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说天下无鬼医医治不好的病吗?连你也不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能医病,?#24179;?#27602;,唯独无法医治不配合的病人。”兰溶月的意思很明显,不是不能医治,而是你不配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不过放血一事让林御医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嗣显然信不过鬼医以及他身边的人,刀虽小,也能杀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随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御医走进来后,放了小半碗血,兰嗣的?#25104;?#21448;苍白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接过装着血的小碗,都到一旁的桌子边,开始慢慢的研究,林御医看着兰溶月拿出不少小东西,眼底露出诧异,心想,鬼医究竟是师承何人,他?#28216;?#35265;过这些工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?#30473;?#27425;兰慎渂都想要开口询问,却被兰嗣给阻止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何?#20426;?#31561;鬼医终于放下手中的工具,或许是因为看到了希望,兰嗣的?#25104;?#28176;渐缓和过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中的不是毒,而是蛊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句话,所有人陷入惊讶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兰嗣心一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林御医也同样陷入沉默,宫中御医善于医治解毒的人有,但善于解蛊的人却没有,蛊毒,众人都是束手无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慎渂闻言,心底微沉,双目中却透?#25490;?#27987;的担忧,已然一副父子情深的模样,心中想的却是他得加快脚步了,自从苗疆覆灭之后,?#31080;?#27809;有出现在众?#35828;?#30524;中,蛊毒,无解,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皇儿,你先出去。?#36924;?#21051;后,兰嗣略微恢复过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,儿?#20960;?#36864;。”兰慎渂心中明白,他得知蛊毒虽然意外,但接下来的事情兰嗣是不打算让他知道了,看来,他的另想办法了解一下关于蛊毒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有解。?#36924;?#21051;后,兰?#26790;实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能暂?#24050;?#20303;。”兰溶月看向兰嗣,能看着一个?#35828;?#20837;地狱的感觉真好,不过,她刚刚研究过兰嗣的血,还真有不少意外的发现,看来,除了噬魂蛊之外,其余的蛊并不难解,只是她虽学了不少却一直缺乏可研究的材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兰嗣只?#32654;?#28342;月?#20011;?#23558;她当成?#25628;?#31350;材?#24076;?#19981;知道该是一副怎样的表情。“无解吗?#20426;?#20848;嗣看着鬼医心中发寒,脑海中自己回忆,他究竟是如何中蛊的,从茶到吃食都是一一让人试过的,并无发现异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嗣没有发现,他唯?#24187;?#26377;让人试过的便是女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当然不会察觉到蛊毒的传播方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算是,蛊毒出自苗疆古方,在下曾在书中看过相关记载,可惜苗疆覆灭,想要重新找到苗疆的古方很困难,在下能暂且替陛下压住。”兰溶月说完,拿起笔在纸上刷刷的写下药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能压制多长的时间。”兰嗣看着鬼医,双?#21487;?#27785;,心思?#24187;鰲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三个月,最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?#36855;?#26412;以为他自会长寿,没想到距离死亡这么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当年先帝攻打苗疆,的?#21453;?#22238;来不少东西,其中或许有关于蛊毒记载的书籍。”万公公见状,立即提醒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关于蛊毒的记载?#20011;?#34987;封印了,那些东西具体在什么地方,万公公也不曾知晓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万公公的话,兰嗣似乎想起了什么,又像是在戒备着些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心中好奇当年先帝攻打苗疆的真实原因,看来,这其中似乎有不少事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万公公,先带鬼医去侧殿住下,好好招待,切不可怠慢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奴遵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万公公带着三人侧殿住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还有什么吩?#39304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晚餐要食为天的烤鱼,还有在准备一些宫中的点?#27169;?#23558;屋内的被子全部换一下,要新的,面料要苍暝国贡缎,帘子?#24576;?#30333;色的,最近天气不好,?#34892;?#26127;暗,侧殿光线不太好,颜色太沉会影响公子看书,书桌上的笔全部?#24576;?#29436;毫笔,?#21103;?#22810;一些,还有天琴阁的炭?#30465;?#36824;有在这里放上一张软榻…”红袖挑剔的吩咐了十多项,最后十分勉强的住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万公公心想,连陛下都没有这么挑剔过,这究竟是从哪里请来的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问公子还有其他的吩咐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,麻烦派人去鬼阁将我自己的?#36335;?#21462;过来,那边会有人准备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红袖的吩咐加?#20384;?#28342;月的补充在万公公看来在,这位鬼医,挑剔得令人发指,一身红色锦袍,宫中还真找不出第二件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了,公子的?#36335;?#19968;向是在倾颜阁定做的,公子在宫中想必有一段时间,麻烦万公公去倾颜阁再定做几套,对了,银子让陛下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红袖的补充,万公公气的不行,却不好开口拒绝,只得点点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倾颜阁的?#36335;?#21644;首饰以款式新颖为名,但每一件都是价格不菲,万公公没想到鬼医一个男子竟然对用度如此挑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放?#27169;?#32769;奴这?#22836;?#21648;人去办。”万公公说完,看了看零露后才发现,零露的?#36335;?#19978;也有倾颜阁的标志,没想到一个丫鬟穿着竟然如此之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万公公离开后,兰溶月看向红袖,“是不是太挑剔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叫物尽其用,听说宫中定了一批上好的天蚕丝绸,正好可以做帘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天蚕丝绸缎原本是后宫娘娘?#32654;?#21046;作贴身衣物,以轻薄丝滑为名,?#32654;?#21046;作帘子不仅好看,而且好用,最重要的是可以气死一票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对于宫中,兰溶月本来就没有多少好感,红袖要放肆一些自然是随她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零露,今晚我们吃食为天的烤鱼。”红袖十分热络的玩着零露的手道,完全不觉得身着男装有任何问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还要千层糕。”零露想起中午时候的千层糕味道很好,而且价格也很好,于是补充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听你的。”红袖说完,对门口的太监招了招手,“你去告诉万公公,还要千层糕,桂花糕…”红袖一连串报了十多个名字,随后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问还有公子还有其他吩咐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药抓好之后,拿过来我过目一下。”兰溶月想起她开的药,宫中的药?#38393;?#37327;自然是极好的,不过与鬼阁的相?#28909;从?#19968;些差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鬼门七阁的鬼阁成立两年之前兰溶月?#20011;?#24320;始让人在培育药材了,鬼阁的药材不仅?#20998;?#32477;佳,最重要的是选择了最佳的生长环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太监微微松了一口气,一番挑剔之外,终于回到正题了,若非如此,他还真以为这几个人进宫是来享受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不知,在宫外才是最好的享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给你,以后没人?#36864;慕?#26032;鲜的鹿肉接过来。”红袖十分大方的给太监一张一千两的银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…”太监看着手中的银票,天涯海阁的通用银票,想要拿?#20174;行?#20026;?#36873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后面不是有个小厨房吗?相信你能办?#20040;?#20107;的,若是你一直都办好了,到时候?#20197;?#32473;你一张。”红袖晃了晃手中的一摞银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果?#25442;?#30528;坑来的银票一点都不心疼,天天还能吃到食为天的东西,真是一种享受。其实,也不怪红袖对食为天生出怨念,食为天的东西真的不是一般的贵,而是特别贵,想到花出去的银子她就觉得特别心疼,如今,终于可以?#24895;?#39281;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每日清晨,奴才一定会给小公子送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恩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太监离开后,零露直接拿过红袖手中的银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太败家了,我帮你保管着。”零露拿过银票,立即放入怀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看着零露的举动,突然想起颜卿的抠门与琴无忧相比,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她现在心中忍不住怀疑让颜卿调。教零露是不是正确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子放?#27169;?#25105;很大方的。”零露感觉道兰溶月的眼神,立即十分认真地解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零露的解释却?#32654;?#28342;月有一?#25191;说?#26080;银三百两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自己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决定不插手二人之间的事情,打开窗户,九霄和天羽飞了进来,两只本来想歇在兰溶月肩上,却被兰溶月躲开了,九霄和天羽无奈,只好在兰溶月身侧架子上歇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以后在宫中不许落在我肩上。”现在她是鬼医,?#36335;?#33509;是被九霄、天羽的爪子划破会惹人怀疑的,看着两个小?#19968;鎘脑?#30340;眼神,兰溶月略感无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定是她多想了,苍鹰是不会有情绪的,兰溶月心中自我安慰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金,你别跑啊。”零露看着想要溜出去的小金,立即出言阻止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小金并未理会零露,只是本来的觉得和两只苍鹰在一起太过于危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跑出去小心被人捉了炖蛇羹。”兰溶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小金扭动的身躯立即僵住了,这个声音它很熟悉,打不过,伤不到,更害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小金犹豫再三,爬到零露的手腕上伪装起来,宛如一个金色的玉镯,十分好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一,你去四周看一个,还有,夜间想办法盯住万公公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慎渂的动作很明显,柳嫣然却毫无动静,这很不正常,除非柳嫣然对兰嗣的消息了若?#21018;疲?#26368;了解此事的便是万公公,就算透漏消息的人不是万公公也与万公公有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搜索书旗吧(www.shuqiba.com),看更新最快的书!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太?#24085;?#35937;诀
            太?#24085;?#35937;诀
            作者?#21644;?#20180;?#19979;?#22836;
            太古时代,诸王争锋,强者如云。太?#24085;?#35937;,创太?#24085;?#35937;诀,...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作者:雪满弓刀
            天妒之才,谓之天才。 天才中龙凤者,可封妖孽。 ...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作者:大小写
            关于透视医圣: ?#21046;?#24471;到上古传承,觉醒神瞳后,拥有了不...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作者:步行天下
           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,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,可他现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pk10彩票官网 排列3玩法及中奖规则 达人闯关斗地主 极速快3玩法绝招 百宝彩11选5基本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怎么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介绍 生肖时时彩奖金设置 体彩足彩里的步步为赢 免费心水料大全 河南快三河南快三今日开奖号 河南22选五 北京快三开到 黑龙江11选5六码遗漏 篮彩让分主胜的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