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> 140 灵主

          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140 灵主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刺伤晏苍岚的消息不胫而走,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所有人不知所措,兰嗣醒来,暗卫首领刚汇报了这个消息,兰嗣又立即晕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君临阁后院作为当事?#35828;?#20848;溶月平静如水,兰溶月看着自己的右手,掌心的倒影映入兰溶月眼中,目光十分复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是否要平息此次风波。”颜卿本来是来禀报关于兰鈭的下落,没想到?#21050;?#21040;了这样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颜卿,宫中的血流的够多了,散播谣言者固然该死,可真正该死的另有其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颜卿平息风波的方式便是除掉散播流言蜚语之人,眼下这么做除了平添杀戮之外,没有任何益处,兰溶月向来是一个不怕麻烦之人,现在突然觉得这些事情?#34892;?#40635;烦,?#34892;?#21388;恶了,或许晏苍岚离开后,她的心也跟着离开了,只是她自己还不曾发现而?#36873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兰鈭已经逃离了粼城,要不要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颜卿?#34892;?#19981;理解当初兰溶月为何将事情变得如此复杂,只是如今东陵已经没有了兰鈭能留下的地方,兰鈭一早选择了逃离,自始至终,兰溶月却不曾亲自下杀令,只要兰溶月一个命令,便有无人数取兰嗣性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微微摇头,“他善于隐藏,若非低看我,他也不至于大意,如今杀他付出的代价太大,不值得,总有一日能相见,十年我都等了,何须急于一时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突然?#33003;?#36947;,兰鈭究竟是不是一个无情的人,在东陵蛰伏多年,娶妻生子,府中姬妾,不乏为他付出真心之人,他当真能心如寒铁,捂不热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当初季小蝶的死已经从姬长鸣?#39029;?#30340;证据中证明与季小蝶发现兰鈭的身份有关,当年季小蝶明明早就发现了兰鈭的身份,为何兰鈭却突下杀手,?#34892;?#20107;情兰溶月不愿意想但却真实存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除非季小蝶发现了兰钰捷的身份,亦或是发现了楼兰国真正?#21364;蠡首友?#33033;的身份,如此想,事情便逐渐明朗,原来,是她自己的眼睛被遮住了。我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颜卿明白,只是眼下机会难得。”颜卿看着兰溶月,追随兰溶月多年,她还是第一次见兰溶月的情绪受人影响,那个人或许值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子,我也觉得应该去追,就算小姐不愿意动手,也可以借兰梵之手。?#26412;?#20799;闻言随即补充道,第一次与颜卿的看法一致,顿觉不可思议的看似颜卿,颜卿表面上?#21987;?#29618;珑,心中却是冷血无情,九儿想起当初枫无涯的话,颜卿是天生的杀手,她的内心很难有柔软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颜卿感觉到九儿怪异的目光,不再说话,她不就是劝兰溶月去找晏苍岚吗?有这么好奇怪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急,时机未到,楼兰陵王,想办法去查他,事无巨细,我全部都要知?#39304;!?#27004;陵城的身份兰溶月本没有怀疑过,只是眼下她却?#34892;?#36136;疑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颜卿点?#35828;?#22836;,楼兰势力很难渗入,一来,楼兰排外,二来,楼兰国内的形势本就十分复杂,三来,楼兰进行培养的‘针’的确厉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刚刚查到,放出谣言的是兰梵的人,要不要…”灵宓十分生气,显?#24187;?#24819;到下绊子的人回事兰梵,过河拆桥着动作也太快了些,要知道一则谣言很有可能?#32654;?#28342;月被整个苍暝国的?#25628;?#24694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晏苍岚为兰溶月留在东陵,如今兰溶月刺伤了晏苍岚,离开东陵,下落?#24187;鰨?#21482;怕苍暝国内会打乱,此举,兰溶月真成了祸国殃民的妖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,消息说的是事实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摇了摇头,九儿、颜卿、灵?#31561;?#20154;都看不清兰溶月接下来要做什么,消息传的如此难听,兰溶月竟然毫不为之所动,此时冷静的人唯有零露,零露担心兰溶月,于是用炭火炉子和小砂锅给兰溶月熬银耳百合汤,?#38706;?#30340;模样,仿佛压根没听懂几?#35828;?#23545;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尝尝看。”零露盛了一碗,?#26197;?#25918;凉后递给兰溶月,一副讨好的模样,亮晶晶的眼睛让人无法拒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接过,从昨夜开始她就没有吃东西,还真?#34892;?#39295;了,尝了一口,赞赏道,“味?#21862;?#38169;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?#19981;?#23601;好。”零露开心的笑了,笑容无比满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?#35752;?#20154;发现在石桌上扭动着身体的小金,眼底闪过一抹诧异,小金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,仔细看看才发现,哪还有九霄和天羽的影子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苍鹰翱翔九天,蛇皇当大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一起?#28020;!?#38646;露盛了四碗,看向颜卿、九儿、灵?#31561;?#20154;,说完自己?#20284;?#30871;,慢慢吃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九儿看向零露,心想,原本就没有给零露教什么礼仪,相较于她们,零露更像是在自己家,行动十分随便,丝毫没有被约束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天羽和九霄,莫非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喝完最后一口,点?#35828;?#22836;,“老者的来历神秘,我自认为鬼门的情报在七国之中不逊于任何人,全?#24187;?#26377;查到老者的来历,就说明鬼门在老者面前不堪一击,人是跟不?#20384;?#32773;的,?#34892;?#20107;人做不到的事情,九霄和天羽却能做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颜卿赞同的点?#35828;?#22836;,她派出了最擅长跟踪的人,没走几步就被老者给甩开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怀疑来人并非苍暝国的人吗?#20426;本?#20799;想起老者的行为,总觉得?#34892;?#22320;方不对,若是在苍暝国,晏苍岚绝不会受制于人,这是她对真实的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急,很快就有消息了。”兰溶月不是怀疑,而是确定,苍暝国不会逃脱晏苍岚的掌控,只是心中的猜疑兰溶月从不会轻易说出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的确不急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几个人回过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,气质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,一身普通的?#30097;?#38271;衫,来人正是忠勇侯府的管家张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伯,许久不见。”兰溶月看向张伯,自从张伯离去后便下落?#24187;鰲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0351;张懿见过灵主。”张懿上前,单膝跪地,拱手行礼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伯突然行此大礼,溶月?#34892;?#21463;不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懿突然离开,兰溶月虽发现了异常,但却并未在意,书房的那幅画,足以证明了季无名大有来历,有家不能回是一副怎样的景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季无名,无名二字足以说明一切,兰溶月想起了季无名的随笔,封面上写的便是籍籍无名四个字,想必这是季无名内心最为真实的写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灵主,可否单独谈谈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灵主是巫族灵女身边的贴身守卫对其的称呼,兰溶月自认为她身边除了一人之外,再无人对她如此称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和张懿密谈了许久,两个时辰后,张伯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说若我要继承太外公留下的势力需要再经过一次考验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34;?#24352;?#37096;?#20013;太外公的身份兰溶月心中有着很多猜测也有着很多疑问,兰溶月变向问了很多次,张懿都闭口不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灵主若想与那人抗衡,唯有如此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伯一直留在粼城附近的小城,等的就是这一天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#33003;?#36947;理由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8789;主获得认可之后,属下自然会告诉灵主一切,眼下,实际未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伯的一问三不知,兰溶月倍感无奈,心想,这股势力一直保护着季无名,张伯被追杀栖身忠勇侯府是假象,究竟什么才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24180;外公为何没有继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爷身份特殊了些,继承灵主之位?#34892;?#22256;难,老爷便拒绝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没有继续追问下去,若她?#22987;?#26080;名身份如何特殊,想必张懿也是一句话都不会多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不过眼下?#26197;?#26469;说,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明白,只要灵主?#34892;?#35201;,随意放出任何信号,就会有人前来帮助灵主,?#19968;?#26377;一些要事,需要?#28982;?#21435;?#24613;浮!薄?#25105;?#33003;?#36947;灵主之位可否还有其他候选人,这个问题不过分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懿看向兰溶月,犹豫再三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股势力,从来都是两面性的,为己所用,她需要付出,不能为己所用,日后必然会成为麻烦,兰溶月知道若不能为己所用,便唯有除之这条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势力多年来没有主人,想必不少人觊觎那个灵主的位置,如今再来一个其他候选人,想必与季无名的本家有关,如此张伯要?#24613;?#20063;是在情理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無戾归来正巧看着张懿离去,?#37027;?#30340;跟了上去,离开粼城后,再无张懿的踪迹,無戾看了看四周,心中暗自发?#27169;?#20182;要更加努力才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院中,兰溶月沉默了许久,兰梵这?#21046;?#19981;错,放出她刺伤晏苍岚的消息,促使拓跋弘离开,苍暝国没有了晏苍岚,北齐和苍暝的边境只怕难以?#25512;?#20102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至于慕容珏留下原本是为了看好戏,如今兰梵得权,他当然要尽快离开,一来,以兰梵的个性?#31080;?#19982;燕国势不两立,二来,祸水还在燕国,若他再不会去,那个女人?#31080;?#20250;鼓动燕帝,到时候不知会做出些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比起慕容珏,兰溶月更加重视的拓跋弘,“拓跋弘可离开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拓跋弘和慕容珏今早都已经离开。”颜卿立即回禀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通知琴无忧,让他前往北齐,密切注意北齐的一举一动。”姬长鸣离开的时候曾经留信给她,信?#34892;?#26126;,若晏苍岚有朝一日离开,唯一可去的地方便是云天国,至于其中缘由,姬长鸣并未说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姬长鸣离开粼城后,便隐匿了踪迹,要查容易,兰溶月并未?#24895;?#20154;去查。兰溶月知道,姬长鸣若要离开,最有可能去的地方也是云天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再传信给风无邪,让他去云天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风无邪的春风阁主管情报,灵宓?#24187;鰨?#38382;道,“小姐,不是应该让风无邪去北齐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0449;给风无邪,他会明白的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灵宓见兰溶月不愿多说,也不曾询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天黑之际,一?#31454;?#21326;的马?#20302;?#22312;了君临阁的正门口,随行的是御林军,此行亲自来接?#35828;?#26159;周宰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溶月见过周大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32753;?#20027;,请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刺杀了晏苍岚却还有此殊荣,不少百姓看到后,心想,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女,祸害完苍帝之后这一次不知道又来祸害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大人年纪大了,连连变故想必?#34892;?#32047;了,不如一同上车。”兰溶月踏上脚凳后对周宰辅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虽?#28216;?#21644;周宰辅说过话,但却有?#24187;?#20043;?#25285;?#38745;妃的死周宰辅看似平静,其实只怕甚为伤心,原?#20928;?#30333;的头发如今一夕白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?#25103;?#23601;不?#25512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古有男女七岁不同席,更别说同?#25285;?#21482;是眼下周宰辅也顾不得太多,除了这一路根本没有可能和兰溶月?#26191;浮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周宰辅何不直?#28216;省!?#20848;溶月见周宰辅迟迟不蹭开口,于是主动?#23454;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静儿的死与你有关吗?#20426;?#27604;起东陵的江山,此时此刻,周宰辅只是一个父亲,一个失去爱女的父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将周静送进宫,或许周宰辅的心中早就后悔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26102;我可以?#20154;?#20294;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,我救不了一个想死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本可以带静妃离开,只是当?#26412;?#22915;并不愿意离开,报仇之后,静妃并不想活下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,也好。”四个字,周宰辅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朝代更替,静妃虽然身份高,但没有子嗣的嫔妃依?#25797;?#19981;了为兰嗣?#21507;幔?#30524;下兰嗣的性命也在一夕之间了,周宰辅心中并不像让静妃葬入皇陵,妃陵或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静妃的性子不适合在宫中生存,你不该将她送进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静妃懂得蛰伏,蓄势待发,但这一切都是环境所为,她本?#19981;?#23433;静,这样的女人只适合安安静静,平平淡淡,相夫教子,前提是得一个知心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周宰辅没有说话,很显然兰溶月说中了他的心思,只是为平衡后宫和前朝的?#36136;疲?#20182;没得选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马车正要进入第一道宫门的时候,沉默许久的周宰辅开口询问道,“陛下的圣旨可否在你手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若圣旨在兰溶月手中还有一线希望,若落入兰梵手中便是大局已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的话,周大人?#24597;穡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自然信,女诸葛才识过人,如今大局已定,若你?#34892;?#30456;助兰梵,?#25103;?#33258;认为敌不过。”今夜是血?#20928;?#23467;后的第二个夜晚,如今大局已定,兰嗣身边的暗卫都成了兰梵的人,如今长宁宫控制在兰梵手中,他已经无力回天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周宰辅并未培养自己的势力,眼下兰梵的手中有手握兵权的康庆王,外加保持中立的薛国公,六部原本属于兰钰捷的势力依?#26432;?#32435;入兰梵的手中,兰慎渂要想回天,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圣旨不在我手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周宰辅闻言,立即靠在马车上,原本靠一口气撑着,如今连番打击,虚弱了很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也不再兰梵手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周宰辅本想问圣旨在何人手中,微微张开口,最终咽了下去,即便是他问了,兰溶月也未必会说,“这样就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江山天下,若兰梵不是明君,留下的圣旨或许还有一线希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进宫后,兰梵直接请兰溶月去了长宁殿,美其名为兰嗣治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79;此举为何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月郡主,眼下粼城谣言四起,唯有在长宁殿你才能不受人打扰。”兰梵一副为你好的模样,心中想的确实将兰溶月留在宫中不给兰溶月平息流言的机会,只有如此,才能断了兰溶月去苍暝国和亲的可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拓跋弘离开,苍暝国必然会兴兵与北齐对抗,此事怎么看都是老天在帮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多谢殿下一番好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溶月…”兰梵刚说出两个字,兰溶月回过头,漆黑的双目宛若寒冰,似乎对这个称呼十分不满,“月郡主,不知父皇还能活多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19979;等不及了…”兰溶月的语气仿佛在说,等不及你大可以?#22791;付?#24093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32753;?#20027;,我只盼父皇能够康泰。”四周尽是侍卫,兰梵只好说着违心的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正殿门口,兰溶月停下脚步后从怀?#24515;?#20986;一个药瓶,倒一颗递给兰梵,随后道,“我累了,先去侧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女诸葛,鬼医的消息如今在粼城谣言四起,藏不住自然不需要藏了。原本,她也并未刻意的隐瞒过,只是无人发现罢了。兰溶月了解兰梵,依兰梵的个性,兰嗣就差一个回天返照了,既如此,她成全兰梵又何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梵喂下药丸,片刻后,兰嗣睁开眼睛,双眼通红,布满血丝,吸了一口气后,愤恨的道,“你这个逆子…?#21462;取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,皇儿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情惹得父皇如此生气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逆子,你隐藏的好深,竟敢?#22791;付?#24093;。”兰嗣怒气冲冲的看向兰梵,他怎么也没?#34892;?#21160;一向庸?#25285;?#24179;平无奇的兰梵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不是?#22815;?#24471;好好的吗?哪来的孩儿?#22791;付?#24093;。”兰梵看着兰嗣的挣扎,似乎想起了自己母妃离开似乎的挣扎和绝望,兰梵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丝嘲讽,“父皇很绝望吗?你可知当初母妃也是这样的眼神,皇儿记忆犹新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孽障…”兰嗣气息不?#24120;?#36947;口的话又被咽了回去,“来人,传薛国公和周宰辅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嗣的话,兰梵?#25104;?#38706;出嘲讽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,江山易主了,我是父?#26159;?#33258;选定了江山继承人,孩儿会让二哥来见父皇最后?#24187;媯?#19981;过,父皇最好不要说不该说的,不然我不介意血晏苍岚屠尽拥有?#25216;?#34880;脉的所有人。”兰梵目光平静如水,却?#32654;?#21987;?#34892;?#24524;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嗣从来想过将江山传谁,眼下事实决定了一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暗?#39304;?#20026;何…”兰嗣被兰梵气得说不出话,他一直最为信任的暗卫没想到竟然会忠于兰梵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,人都是?#34892;?#30340;,既然?#34892;?#21448;有什么困难的呢?父皇不觉?#27809;?#20799;是一个?#34892;?#20154;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渂儿,朕要见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皇儿成全父皇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梵?#30475;?#24320;口,都只差没气死兰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侧殿内,兰溶月将兰梵和兰嗣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兰嗣见兰慎渂只怕会让事情变得复杂。?#26412;?#20799;小声提醒道,兰梵夺帝,被确定是江山的后继者,只是以兰嗣的为人,?#31080;?#20250;将线索留给兰慎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见见也好,圣旨随是当着兰嗣的面宣读的,不少人心中任由疑虑,兰慎渂同样也是如此,失去母妃,兰慎渂和兰梵早就势不两立,东陵的内斗,越?#21545;?#31934;彩,兰慎渂想要夺帝,又要保住东陵国,如初见他的才华就再也藏不住了,这样不是很有趣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不殃及百姓,兰氏一族死多少人与她无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要不要休息一会儿。”江山大事零露不懂,她只关心兰溶月,其他的事情?#26434;?#38646;露来说,似乎不重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九儿,去把倾儿带过来,今夜,让她送兰嗣最后一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嗣见了几位?#39318;櫻?#21518;宫嫔妃柳嫣然以及被关入天牢,静妃和?#20498;?#22915;已死,除了见兰慎渂之外,兰嗣还见?#25628;?#22269;公,无疑是告诉薛国公让他忠于新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句话却在薛国公心中荡起了波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    推荐基友娜娜的现代?#27169;琍K很残酷,帮忙求收!

                潇湘美娜:重生之纨绔?#31185;?#25341;翻天

                美妞们,从下一个月1号开始,每个月1号抢楼,抢楼有奖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搜索书旗吧(www.shuqiba.com),看更新最快的书!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作者?#21644;?#20180;?#19979;?#22836;
            太古时代,诸王争锋,强者如云。太古龙象,?#21050;?#21476;龙象诀,...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作者:雪满弓刀
            天妒之才,谓之天才。 天才中龙凤者,可封妖孽。 ...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作者:大小写
            关于透视医圣: 林奇得到上古传承,觉醒神瞳后,拥有了不...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作者:步行天下
           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,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,可他现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内蒙古快3预测金手指 p3开机号试机号金码关注 体彩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吉林特码王 百人牛牛游戏 黑龙江省快乐二十分钟走势图 广东彩票26选7 用电视做彩票走势图 福彩3d试机号近50期 黑龙江36选7规则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上海快三彩票怎么玩 特新报 组六复式必中 广东好彩1网上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