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> 107 谣言四起

          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107 谣言四起

                从皇宫中传出的血腥味弥漫整个京城,晏苍岚登基为帝的消息迅速传开,一时间容?#39029;?#20026;所有人巴结的对象,放眼天下,谁不知道晏苍岚对兰溶月的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与之相反,人们的心中又泛起淡淡猜疑,以晏苍岚的身份和地位,若真的宠爱兰溶月,又岂会让她一?#21453;?#19996;陵国颠簸到云天国,却没有一点要娶兰溶月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皇宫内血腥味慢慢的消息,流言蜚语愈演愈烈,很快,消息便传入晏苍岚耳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如今外面都在盛传陛下对兰小姐并非真心,而是……”未缪不敢继续说下,怕城楼失火,殃及池鱼,而他就是池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怎么说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晏苍岚心中泛起一点小小的期待,其实,他很想?#32654;?#28342;月吃醋,同时心中有泛起淡淡纠结,不忍兰溶月为此伤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未缪看着晏苍岚神情变化,心想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晏苍岚神情如此多变,昔日冷血的陛下终于变了,只可惜他的情,他的爱都给了一个人,欣慰的同时心中又泛起淡淡隐忧,钟情是好,可是帝王钟情,他?#34892;?#23475;怕晏苍岚走上云颢的?#19979;罰?#33509;是为兰溶月放弃天下,隐世而居,天下将会如何?

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此,未缪心中泛起淡淡忧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如今要不要…”阻止谣言传播,未缪无法说出口,再世?#25628;?#20013;,云颢还未下葬,若此时晏苍岚宣?#21152;?#23094;兰溶月,实属不孝,难免他日不会惹人非议,若不阻止谣言传播,任由谣言愈演愈烈,未来会如何,未缪更是无法把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暂且不用,你去一趟镇国将军府,替我拜访一下太夫人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未缪?#24187;鰨?#33509;要抵消兰溶月心中的疑虑,?#30343;?#24212;该拜?#32654;?#28342;月吗?为何是拜访容太夫人,未缪?#34892;?#29468;不透晏苍岚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拜访太夫人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错,孤将来要迎娶兰溶月,?#31080;?#35201;得到太夫人首肯,若是此谣言让太夫人心生疑虑,可就不好了。”晏苍岚开口解释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无论流言蜚语的来源如何,如今他可不能让容家众人与他之间产生嫌隙,楼陵城不会善罢?#24066;藎?#33509;是让容家众人对他没有好感,到时候娶兰溶月?#31080;?#36153;尽心思,最重要的是他和兰溶月的大婚想要得到容众?#35828;?#31069;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太夫人活了一辈子,对深宫后院这几个了解的清清楚楚,但凡心中有一点疑虑,对他而言,都是一道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,兰小姐哪里要不要…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对未缪而言,爱情的路上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,爱了便爱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未缪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朝局之上,晏苍岚是决胜之人,但大多数时候都是甩?#32456;?#26588;,故此他就成?#22235;?#20010;执行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晏苍岚没有说话,?#30343;?#38745;静的转身向大殿走去,前日大殿之上,尸骨成山,今日又恢复金碧辉煌,生命的流失再皇宫之中总是难以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晏苍岚走到棺椁边,微微叹了一口气,明明只有一步之遥,可是他却无法跨出哪一步,再他的?#19988;?#20013;,只有云颢的无情和母亲的死,如今知道晏紫曦还活着,心中固?#30343;?#27427;喜不已,可是想着晏紫曦现在的生活又会觉得,不去打扰,静静的活着才最适合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他的出现,打扰了晏紫曦的安定,失去母亲的后果,他不想再承受一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夺帝之路上的杀伐果断,面对过往,晏苍岚?#20174;行?#23475;怕选择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大殿之上的人见见退去,身着太监服的云颢走了进来,自己看着自己的棺椁、葬礼,心中不由得泛起些许讽刺和高兴,这局终于定下了,待晏紫曦好些之后,他便可带晏紫曦离开,从此逍遥于江湖,找一地,携手白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去见见你母亲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比起宁儿,云颢更放不下的是晏苍岚,或许?#30343;?#20182;放不下,而是晏紫曦绝决的模样,十年间,差点成疯成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会去的,不过再等等。”云颢的到来,晏苍岚心中下定了决定,他会去,不过是带着兰溶月一起去,去拜访他的母?#31069;?#20182;终于想明?#31069;?#21407;来,他最害怕的是晏紫曦再疯一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对于云颢,晏苍岚如今无从?#20848;邸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最初,若云颢爱晏紫曦胜过自己,便不会让晏紫曦尝到两次失去孩子的痛苦,若云颢不在乎晏紫曦,也不会为了她诈死放弃万里江山,归根到?#31069;?#37117;是云颢的决策不?#36824;?#26029;再酿成了今日的结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宁儿呢?会带宁儿一起离开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云宁如今才十岁,现在或许不能理解云颢对晏紫曦的爱,但总有一日会明白的,他与云宁关系不算亲密,终归是亲人,她不想云宁心中留下遗憾,云宁从小到大,?#28216;?#24863;受过母亲的温暖,她有的?#30343;?#22312;宫中如何生存,如何不会饿死而?#36873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会问问宁儿的意见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云颢心中微微苦恼,他的诈死,云宁不知道,可是他暗中安排过云宁见晏紫曦,云宁对晏紫曦的态度接近冷漠,明明知道的母?#31069;?#21364;没有前进一步的打算,明明只要稍微出声就可以相认,云宁却选择果断的转身离开,即便是待云宁离开,只怕永远不会有?#22797;扰?#23389;的那一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父子相见,短短几言,便不知道再说些什么,云颢走出大殿,看了一眼偌大的皇宫,微微一笑,一身轻松的离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自此之后,他终于不用再跨进这个皇宫,再卷入那些纷争中去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未缪见过容太夫人后,容太夫人心终于安宁下来,对晏苍岚多了一份好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,什么事这么高兴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看下容太夫人,前日从宫中回来后,容太夫人神情安定了许多,对于云颢的死,只怕心中已有定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0343;?#20040;,?#23601;罰?#26191;紫曦是?#30343;?#36824;活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太夫人不愿提及未缪的?#20174;桑?#20848;溶月并不关心,?#30343;?#31361;然提及晏紫曦,兰溶月却觉得?#34892;?#22855;怪,莫非是那日蜜儿易容成晏紫曦露出了破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仔细想想,的确是一个破绽,蜜儿易容成晏紫曦是如今晏紫曦的模样,而非二十年前的模样,的确是惹人怀疑,?#30343;?#21069;日血洗皇宫之后还能发现异常的人便是真正清醒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心中到时?#34892;?#20329;服容太夫人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真是独具慧眼,溶月佩服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太夫人微微松了一口,心中想的却是:晏紫曦还活着,云颢必然也没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?#23601;罰?#23613;给我打马虎眼,明知道却不告诉我,你心中还有我这个太奶奶吗?#20426;?#23481;太夫?#25628;?#35013;微怒道,其实,失去后得到的?#33485;?#22905;很高兴,若?#30343;?#30495;的,伤心一场又何妨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息怒,我知错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语落,容昀走了进来,听到兰溶月知错,心中十分意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能拿自?#22909;?#38505;的人居然也会?#33125;?#38169;误,说出来让我乐一乐。”容昀开玩笑打趣道,其实,他真想借机教训一下兰溶月,明知鬼门出了叛徒,兰溶月居然还拿自?#22909;?#38505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,小叔欺?#20309;遥?#20320;要为我做主。”兰溶月上?#24052;?#30528;容太夫?#35828;母?#33162;撒娇道,还不忘投对容昀投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,对于容昀与云杰较好一事,兰溶月心中可是有一个很大的意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要知?#39304;?#20113;颢’驾崩后,她最担心的就是突然杀出来的云杰了,云杰虽没有多帝之心,但来意?#24187;鰨?#24825;人遐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昀儿,不许欺负?#23601;貳!?#20848;溶月难得撒娇,即便是无理,容太夫人依旧选择偏向兰溶月,说话间还不忘瞪了容昀一眼,目光放佛在说:以后你干欺负?#23601;罰?#26377;你好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心中大呼冤枉,简直比窦娥还冤,他没拆兰溶月的?#31069;?#21453;被兰溶月借机教训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臭?#23601;?#37027;么狠,我能欺负得了吗?#20426;?#20113;颢带着一份‘怨念’小声吐糟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还真打算欺负?#23601;?#19981;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难得见容昀示弱,容太夫人自然要?#20040;?#36827;尺一下,她这一辈已经看到了尽头,容?#25954;延腥?#24847;,容泽是直肠子,无法适应官场的黑暗,容潋虽手握实权,可论手段不如容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今日未缪到来,足以说明了晏苍岚的心思,登基之日便是封后之时,容?#20848;?#20415;是不喜朝?#32610;?#26007;,却也不得不留下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奶奶放心,我以后一定不会欺负?#23601;貳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心中无奈,欺负兰溶月,他敢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先不说兰溶月态度如何,单是颜卿哪里他就不得不求着兰溶月,这几日他找了无数借口去见颜卿,他可不想刚刚看到希望,立马就见光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32610;?#36824;差不多,昀儿,无论将来如何,你一定要保护好?#23601;罰?#30693;道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容太夫人?#30343;?#19981;信晏苍岚,?#30343;?#24819;给兰溶月多争一份保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奶奶放心,我一定照顾好臭…?#23613;?#22836;…,无论什么时候。”容昀心中直呼无奈,兰溶月压根不需要他照顾,如今到真成了兰溶月光明正大?#21307;?#21475;奴役他,容昀似乎看到了自己人生的黑暗和惨淡,想起颜卿,黑暗中终于看到了一丝丝光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32610;?#36824;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给容太夫人请安,被强行立下了一系列不平?#24525;?#36291;之后终于获得了离开的权利,看着容?#20848;?#21254;匆的步伐,容太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,容家很快就要办喜事了,太奶?#21497;?#24471;娶孙媳妇这个喜事如何?#20426;?#23481;昀?#36153;?#21375;虽然要费些功夫,不过在这点上,兰溶月十分欣赏容昀的死性子,一旦决定了就不会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不知是哪家的?#23601;貳!?#23481;太夫人高?#35828;奈实馈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一系列惨剧之后的?#33485;?#24635;是十分珍贵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,兰溶月心中不想听到容太夫人对她的安排,虽是为了她好,可这背后总是让她觉得她快要失去容太夫人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生老病死很正常,可是她总想再多留住一些时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是医者,虽然出色,但却无法阻止人变老,无法阻止时间的流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出生市井,太奶奶可介意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介意,若是能抱上从孙就好了,?#23601;罰?#20160;么时候能成?#31069;?#32654;景,等陛下葬入皇陵之后,立即?#24895;?#20154;?#24613;?#32856;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美景连忙应是,随后无奈的看了一眼兰溶月,为何她总觉得三公子的情路坎坷,不过看到容太夫人高?#35828;哪?#26679;,心中十分欣慰,心想,还是月小姐有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,什么是成亲就要看小叔的本事了,不过这门婚事到时候只怕要?#22836;?#22826;奶奶亲自操持了。”颜卿纵使不?#19981;?#22905;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地方,但能将此事告诉容昀,足以见两人关系不一般,都是自己人,兰溶月就不介意了,最重要的是颜卿进容家的门后还算是她的长辈,就当是她这个做侄女的给小叔一点见面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若是知道后,肯定会狠狠的瞪兰溶月一眼,毕竟对付颜卿,温水煮青蛙的办法最凑效,若是逼急了,距离反而会越来越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听?#23601;罰?#25105;一定好好操持。”容太夫人欣喜不已,心中计划在等晏苍岚登基为帝,兰溶月便要加入宫中,虽然不舍,却知道晏苍岚一定是兰溶月最好的归宿,?#38498;?#20013;不由得想起晏苍岚曾经说过的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午后,兰溶月回到明月院,零?#37117;?#21254;匆了走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你可回来了,都急死我了,如今京城谣言四起,说小姐被陛下嫌弃了……”零露诉说这京城的留言,想起晏苍岚没?#33125;?#20309;表示,心中?#24187;庥行?#19981;满和生气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也说是谣言,既?#30343;?#35875;言又何须当真。”兰溶月无奈的摇摇头,随后继续道:“你去查一下,谣言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,虽说谣言止于智者,可是也有句话叫做无风不起浪,既然敢在此时掀起风浪,就别怪我不放过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眼下时机,多帝之争对容家没有半分影响,依旧谣言四起,只能说明有人在故意找麻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有胆子找麻?#24120;?#23601;别怪她不放过散步谣言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可没有那么大的肚量容得下有人故意诋毁她的声誉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是她不在乎自己的声誉,却也不表示能让人诋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    抱?#31119;?#26152;天我表?#27809;?#31036;,断更了,看在叶子在海口找了好久才找到一个带电脑的酒店份上,原谅一下叶子,爱你们,么么哒!

                搜索书旗吧(www.shuqiba.com),看更新最快的书!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作者?#21644;欣下?#22836;
            太古时代,诸王争锋,强者如云。太古龙象,创太古龙象诀,...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作者:雪满弓刀
            天妒之才,谓之天才。 天才中龙凤者,可封妖孽。 ...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作者:大小写
            关于透视医圣: 林奇得到上古传承,觉醒神瞳后,拥有了不...
            医?#32439;?#24072;
            医?#32439;?#24072;
            作者:步行天下
           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,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,可他现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疆时时彩主页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负彩19070期 辽宁35选72019062 快乐12玩法 七星彩直播现场直播 快速赛车开奖历史 体彩胜平负任选9场 极速11选5单号不出最多多少期 浙江11选5软件下载 微信十三水2元群 福建体育彩票网 排球比赛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天津时时彩官网是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