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> 167 回门,此生有你便好

          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167 回门,此生有你便好

                镇国将军府内,无人猜到三朝回门兰溶月竟会真的回来,今日祭天,血染祭天台的场景容潋还历历在目,看到此刻晏苍岚陪兰溶月回来,心中感慨万千,为帝,晏苍岚有上位者的睿智,为夫,晏苍岚宠妻入骨。可越是这样,容潋心中就越是为兰溶月的处境担心,帝王的宠爱会将一个人推向风口浪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拜见陛下,皇后。”众人一同行礼,?#26234;?#26342;低着头,未曾看向兰溶月,眼底深处泛着疏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免礼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奶奶,我们回来了。”兰溶月上前扶住容太夫人,在容家,或许不乏真心爱护她的人,但唯独容太夫人对她最好,这份疼爱中永远不会掺杂丝毫的其他东西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已经吩咐人在玖熹院被膳,陛下,皇后,请。”容太夫人拉着兰溶月的手,虽然不知道兰溶月是否回来,但她一直吩咐小厨房备着,如今看到晏苍岚对兰溶月的疼爱,容太夫人心中便彻底安心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走进玖熹院,期间,若非云瑶两次阻止?#26234;?#26342;,只怕?#26234;?#26342;以及开口求情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顿晚膳,除了容太夫人、晏苍岚和兰溶月三人之外,其余的人心中都各怀心思,容潋身为臣子,心怀?#27425;罚?#20113;瑶不想因林家的事情闹的太僵,晚膳期间,三翻四次暗中阻止?#26234;?#26342;求情,容昀和容钰从头到尾都惊讶晏苍岚对兰溶月的态度,那种事事亲力亲为的模样,他们都有点给吓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饭后,兰溶月和晏苍岚留在了玖熹院陪容太夫人,容潋则?#19968;?#20250;让云瑶陪?#26234;?#26342;离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瑶儿,母亲一直待你如亲生女儿,为何你要三翻四次的阻止我求情。”走出玖熹院,?#26234;?#26342;甩开了云瑶扶着她的手,林家是她的娘家,她不可能袖手旁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母亲,儿媳知道,正因如此,儿媳才要阻止你,若是不求情,还有几分情分在,这情若是求了,只怕会抹灭母?#23376;?#30343;后之间的情分。”云瑶何尝?#24187;?#30333;,林大人用的借口是兰溶月,她虽不觉?#32654;?#28342;月和?#26234;?#26342;还有多少情分,可是若林大人真的?#28216;?#21442;与谋反,便不会有性命之忧,相反,若是参与了,谁也救不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情分,她让她的两个丫鬟勾引我两个儿子,这就是情分吗?兄长因她之顾身陷牢狱,你告诉我,这可是情分,若她真在乎与容家的情分,又岂会如此。”?#26234;?#26342;看向云瑶,神情中淡淡的疏离?#36335;?#22312;说,皇家之人,性情凉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母亲,若是相信儿媳,眼下不求情为上。”云瑶无奈的看着?#26234;?#26342;,她以前觉得?#26234;?#26342;出生书香门第,思想过于保守了些,却不曾想如今竟然如此糊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为君者,若判一个人有罪,朝臣为之求情,无意就是质疑君王,朝臣越过皇权,这不就是想要谋反吗?最重要的就是眼下若这轻真的求了,这份原本?#30475;?#30340;亲情便不存在了,公事公办,像林家这种百年望族,有岂能真正干净得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瑶儿,因她的缘故,靖儿去了西?#20445;?#25105;两个儿子,一个被丫鬟迷惑,一个为出生青楼的女子疯狂,如今我兄长又因她的缘故入天牢,这还?#36824;?#21527;?她当真是……?#34987;?#22269;殃民的妖女还没说出口,九儿已经站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镇国将军夫人放心,我九儿此生即便是入地狱也绝不入容家。?#26412;?#20799;站出来,直接表态道,以前,她对容家有好感,可是因为?#26234;?#26342;,她似乎又看到了?#20848;?#22827;?#35828;?#26412;?#28020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给皇后请安。”云瑶立即行礼请安,?#26234;?#26342;直接给吓傻了,她没想到兰溶月会突然出现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示意云瑶起身,随即看向?#26234;?#26342;道,“将军夫人放心,本宫身边的可不是谁都能娶的,当初,九儿去边关,是因为拓跋准派人刺杀二叔,我派九儿去保护,并无男女之情,至于颜卿,她是?#25216;?#22899;子,她的婚嫁自有她自己做主。在说说林大人,将军夫?#35828;?#30495;要提林大人求情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可以自己说自己是妖女,也可以不在乎别人说她是妖女,不在乎不表示别人真的能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皇后娘娘,看来娘娘昔日在容家?#20445;?#33251;妇真心代娘娘的份上,臣妇求你,放过臣妇兄长。”?#26234;?#26342;直接跪下道,云瑶本想阻止,却?#31449;?#26469;不及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嘴角讽刺一笑,“以情换情,将军夫人这是在要挟本宫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云瑶闻言,心微微一冷,立即扶起?#26234;?#26342;,她没想到?#26234;?#26342;会真的跪下,这一跪,原本单纯的情分便真的不复存在了,世人皆知帝王家薄情,可却无人意识到这薄情的背后究竟有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算计、谋夺、利益、诱惑人生一世,又有谁能抵抗这些,站得越高,处境就愈发艰难,若兰溶月真因?#26234;?#26342;的求情而放了林大人,他日传出去,被质疑的就是皇权,此情不可求。这些云瑶懂,兰溶月更懂,唯独?#26234;?#26342;不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当众跪下,落在外?#35828;?#30524;中,便是兰溶月不知恩图报,林大人入狱是兰溶月的私心,将兰溶月推入这风口浪尖之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臣妇不敢。”淡漠的神情,一双接近冰点的黑瞳,?#26234;?#26342;只觉得这个冬日愈发寒冷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将军夫人要和我谈谈情分,那本宫便说说,昔日,本宫居住于明月院,一池冰火莲因将军夫人下毒而毁,那?#20445;?#23558;军夫人可知冰火莲是给何人之物,让人服下下毒后的冰火莲会直接害死多少人,此事因将军夫人不懂药理,我便不予追究;可我去西北的消息总是将军夫人泄露的吧,一路被刺?#20445;?#23558;军夫人可是想要了我的命,若是这都还有情分的话,那请将军夫人告诉我,这情的分量在哪里。”平静的语气,兰溶月丝毫不觉得伤心,若有亲情?#20445;?#21450;时行乐,若无?#20445;?#20415;烟消云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云瑶惊讶的听着兰溶月的话,兰溶月离开府中的消息她知道了,可却没想到泄露消息的人会是?#26234;?#26342;,此事可大可小,若真要追究,容家上下都免不了被牵连的命运,还有那一池的冰火莲,她猜不到兰溶月是给谁准备的,却知道对方身份定然不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。冰火莲?#39029;?#35748;是臣妇所为,可泄露你消息臣妇不承认。”?#26234;?#26342;看向兰溶月,一袭普通的紫色长裙,长发用简单的发冠束起,一举一动间,尽显威?#29301;?#27492;刻,她终于看清了兰溶月,也明白兰溶月不是昔日寄住在容家的兰溶月了,如今她是一国之后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啊,你只是将我离开的消息无意间告诉了钟灵秀,可是一切祸端,因你而起。”她知道?#26234;?#26342;会逃避责任,毕竟若真要算,谋害未来帝后这一项罪名足以牵扯到容家,甚至将容家推入深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?#26234;?#26342;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身为将军夫人,这些年她虽不掌管府中事宜,常年礼佛,可有些道理她还是懂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祭天台之下,林大?#35828;?#20247;为豫王求情,将军夫人若真想知道缘由,本宫可?#22841;?#20320;去天牢探望林大人,至于为难林大人,将军夫人放心,本宫还不至于这点容人之量都没有,若林大?#35828;?#30495;无辜,陛下也绝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,若真与豫王有所勾结,那后果便是?#36867;?#33258;取,将军夫人也别求情了,陛下不是昏君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情分尽了,自然无须?#24605;桑智?#26342;想知道,她就给?#26234;?#26342;一个答案。如今直言是看在容太夫?#35828;?#38754;子上,兰溶月想点醒?#26234;?#26342;,没事就常伴青灯,有些事她没有能力干涉,也干涉不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的声音不大,刚好让在场的众人听到。被当众拆穿,?#26234;?#26342;脸色十分难堪,对兰溶月愈发不满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,兄长当真没有谋反之心,请娘娘饶恕兄长?#24187;!繃智?#26342;心中对兰溶月又畏又怕,可是如今,她只有求兰溶月,若依外界传言,如今晏苍岚也就听得进去兰溶月的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饶恕林大人?#24187;?#33707;非将军夫人以为是我想要了林大?#35828;?#24615;命?#20426;?#20848;溶月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,未曾想?#26234;?#26342;竟糊涂至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臣妇…绝无此心,请娘娘明察。”?#26234;?#26342;发现自己说错话了,此刻悔之晚矣,她所求不多,只是希望能饶恕无罪的兄长,林家是百年家族,不能因此覆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晏苍岚当真有心要查下去,覆巢之下,安有完?#36873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恕罪,母亲今日身体?#30343;剩?#19968;时情?#34180;?#20113;瑶本想带?#26234;?#26342;请罪离开,只是?#26234;?#26342;冷冷的一眼让云瑶停住了脚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看了云瑶一眼,选择了沉默,此时此刻,再多的辩解也没有,对无关紧要之人,她不想再浪费自己的口说,?#37027;?#20986;来,本是一番好心,想要点醒一下?#26234;?#26342;,不要在此事上过于执着,即便是碍着她皇后的身份,大理寺也不敢太过于为难林大人,查清之后,即便是不能保证官职,最起码也会保全性命,保全全族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她决定按?#31456;?#27861;来,若无法度,何以安天下。不远处,兰溶月见晏苍岚走过来,微微一笑后便走到晏苍岚身边,享受着晏苍岚掌心传过来的温度,她觉得,此事有一人全心爱她,宠她,足?#28020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月儿,我们回家。”容?#20197;?#22909;,?#31449;?#24515;有嫌隙,握住兰溶月的手,晏苍岚满是心疼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没事,对不在乎我的人我向来没有苛求,也不在意,此生,有你便好。”虽然?#26234;?#26342;一直和她有着淡淡的疏离,她?#33485;?#30495;心待过?#26234;?#26342;,如今这般结果都是个?#35828;?#36873;择,她犯不着为了不在乎自己的人而自己?#22836;?#33258;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晏苍岚轻轻将兰溶月揽入怀中,不再多?#28020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世人皆知他们无情,可却不知这无情的背后用的情才是最真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离开后,躲在假山后面的容昀露出了?#32431;?#20043;色,今日之后,他若想要迎娶颜卿,不仅是难上加难,还将面临两年的决策,容?#26469;游?#24819;过会变成如今处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叔,你还好吧。”容钰见容昀神色十分难看,小声询问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容昀满带痛色的微微闭上眼睛,再次睁开,已经彻底掩藏了自己眼底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叔,姐姐没错,对我们,姐姐?#28216;?#26377;过半分虚情假意,这一次是祖母错了。”容钰?#24187;?#30333;,有些问题他都能想明白,为何?#26234;?#26342;就是看不懂,质疑皇权这种事往小的说,说者无心,往大者说就是?#26377;?#21493;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在容家?#20445;?#23481;钰大多跟在兰溶月身边,又因与無戾交好,自然知道了不少兰溶月的事情,容钰除?#35828;?#20848;溶月是姐姐之外,心中更多的是佩服,在容钰心中的兰溶月,论?#37117;?#32988;过朝中大臣;论能力,朝野上下只怕除他姐夫之外无人能及,有能者,当享有行使皇权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知?#39304;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后悔,当初为了自己一时愚孝将钟灵秀留在府中,若非如此,今日活不不会变成如今的局面,若是他当时阻止了,或许不会演变成如今的结果,灵宓的建议,父亲的提醒,他当真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此刻,后悔晚矣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叔,我先走了。”容钰知道容昀心中的苦楚,他帮不了什么,便将这一切留给了容昀自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钰离开后,红袖从黑暗中走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三公子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?红袖。”容昀只在兰溶月大婚当日见过红袖?#24187;媯?#23545;于这个存在感极低的女子,若非红袖此刻出现,容昀都快忘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红袖看了容昀一言,心想,久闻容?#21862;?#21326;卓绝,可在家事上容却连一知半解都不如,“娘娘让我转告三公子,若三公子真想帮助林打扰,不妨去查林大?#35828;谋?#21518;是否一人,家事为难,朝务想必三公子能一?#39038;?#38271;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闻言,眼前一亮,自回京以来,他似乎时时刻刻都在自己囚禁自己,将思维囚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,与其求情,还不如自己?#39029;?#35777;据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姑娘回去替我多谢娘娘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说?#34892;?#30340;话三公子就不必了,她只是不想让太夫人伤心。”红袖说完,即刻消失在黑暗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容昀嘴角露出一丝苦笑,看来兰溶月对他真的失望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失去的,就要自己挣回来,如今的一切皆是他顾虑太多,此生他认准?#25628;?#21375;,即便是这条?#21545;?#38590;,他也会走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玖熹院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夫人,时间不早了,美景服侍你早些歇息。”兰溶月回来,容太夫人很是高兴,精神气也好了很多,只是因为林大?#35828;?#20107;情,美景担心容太夫人心?#24515;?#21463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美景,你去告诉潋儿一身,就说我老了,府中的事情已经无?#31455;?#21450;,他是容家的当家,今后容家的任何决策我都不参与了。”?#26234;?#26342;在为兄长求情这件事上,做的当真是糊涂,百年家族,一支?#26469;螅?#33509;认不清自己,等待的就只有覆灭,若她所求,兰溶月定会保全容家数十年的荣华?#36824;螅?#21487;数十年后,容家能否依旧屹立不倒,靠的不是庇佑,而是子孙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夫人,美景斗胆多问一句,太夫人此举可是因为林大?#35828;?#32536;故。”在美景看来,祭天台之下,林大人为豫王求情,单凭这一点就该?#39304;?#33258;古以来还没有为一个谋反之人求情还安然活着的人,若豫王逃过一劫,未来的苍月国便多了一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先帝在的时候,因昔日恩情庇佑容家,如今若是?#23601;?#22312;庇佑容家,数年之后,容家就真的败落了,为容家屹立不倒,有些决定,该做的就不该犹豫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夫人说的是,良辰,服侍太夫人早些休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美景安排完良辰之后,便却书房找容潋,容潋听闻消息后,眼底?#20937;?#19968;丝坚决。无人知晓容潋今夜做出了怎样的决策,唯一知道的是自今夜之后,?#26234;?#26342;在数年间?#28216;刺?#20986;过院子一步,自此常伴青灯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              二更晚点奉上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搜索书旗吧(www.shuqiba.com),看更新最快的书!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作者?#21644;?#20180;?#19979;?#22836;
            太古时代,诸王争锋,强者如云。太古龙象,创太古龙象诀,...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作者:雪满弓刀
            天妒之才,谓之天才。 天才中龙凤者,可封妖孽。 ...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作者:大小写
            关于透视医圣: 林奇得到上古传承,觉醒神瞳后,拥有了不...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作者:步行天下
           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,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,可他现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西多乐彩单式票 河南快赢481竞猜 内蒙古十一选五是要更新吗 09年淮安彩票大奖得主 生肖时时彩中奖金额 超级大乐透综合走势图 超智能足球2高清百度云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 四川快乐12手机版软件 快彩乐老11选5 安徽快3开奖预测号码查询 大乐透复式单倍 一肖中特今晚 广东好彩1分布图 彩票开奖查询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