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> 054 不疯不成魔

            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 054 不疯不成魔

                将近午时,楼星落的贴身丫鬟才去了医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子,你也去?#20426;?#28789;宓易容后走出来,之间外间站着一个小厮,咽?#25628;?#21475;水,定了定神后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?#26032;穡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灵?#30340;?#24565;摇头,这情况她怎么觉得那么诡异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?#37027;?#26367;换了大夫和药童,兰溶月走在灵宓身后,灵宓受宠若惊,额?#20998;?#20882;冷汗,目光偶尔还不忘四处张望一下,心想,红袖和天绝应该藏在暗中吧,万一燕太子突然动手,她可没有把握保护兰溶月周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2827;,到了。”丫鬟见大夫东张西望,小声提点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…走到,到了还愣着。”灵宓出声道,语气中明显?#34892;?#19981;语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丫鬟并未在意,低着头领着令人走进后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刚走进院子,兰溶月就问道?#35828;?#28129;的血腥味,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欢爱后的气息,兰溶月微微低头,隐藏自己的不喜,在外人看来,不过是一个小药童的谦卑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2827;,请进。”丫鬟领着令人走进屋内,?#39318;?#23627;内的气味以及躺在床榻之上,血水清透衣衫,?#25104;?#33485;白如纸的楼星落,眼角微微发色,泛起一丝微红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太子妃,大夫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闻其声,楼星落疲惫的睁开眼睛,向大夫看去,神情平静,柔柔弱弱的模样惹人怜爱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兰溶月却看得更清楚,楼星落眼底深处,闪过的那一丝恨意和疯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出去,在外面看着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丫鬟犹豫了一下,想想楼星落的处境,点?#35828;?#22836;后走了出去。随后,楼星落强忍着疼痛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,看着眼前的大夫和药童,随后将目光落在药童身上,眼底闪过一抹讽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兰溶月,你说若我现在大叫一声,你的下场会如何?#20426;?#27004;星落没想到兰溶月将她害的这么惨,居?#25442;?#25954;光明正大的出现,一身小?#35828;?#35013;扮,故意将皮肤涂黑了几分,竟如此小瞧她,连易容一下都嫌麻烦吗?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会,毕竟勾结本宫的罪名会让你死的很快,况且燕晖也不敢动我分毫。”兰溶月看了看四周,微微蹙眉,灵宓见状,立即将房间的窗户打开,让新鲜的空气进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我的确动不了你,今天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#20426;?#22905;听了兰溶月的建议,可却落到这般下场,强忍着晕眩感,双手紧握成拳头,她怕下一刻自己会晕过去,任由兰溶月宰割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错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兰溶月神定气闲的说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平静的模样,楼星落看不到丝毫破绽,她从小在皇宫长大,看尽的算计和伪装,可面对兰溶月,她那些眼力劲似乎一下子都消失了,完全猜不透兰溶月的心思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帮我?那我是不是该感激你,让我九死一生。”若非燕?#25237;?#22905;还有所忌惮,今晨她只怕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错,我的确帮你了,看来你作为够主动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一句话让楼星落原本苍白的脸颊气得泛起一丝红润,昨夜她如同着魔了一般,燕晖越是折磨她,她就越是会想起兰溶月的话,变被动为主动,可到最后,换来的是燕晖一夜的折磨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应该后悔相信兰溶月吗?不,她早就知道,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一个她可信之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笑话看够了,你是不是该走了。”一股血腥味袭上楼星落的咽喉,楼星落强忍着咽下去,口中带着腥味对兰溶月?#39304;?#22905;看尽了她悲惨的模样,如今她这副模样,兰溶月应该满意了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会明白我是在帮你的,给燕太子妃上药。”兰溶月对灵宓吩咐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,兰溶月并未说明,楼星落不信任她,即便是她说再多也于事无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对于燕晖这种人来说,越是反抗他便越?#34892;?#33268;,若是楼星落主动,燕晖便会丧失兴趣,对于楼星落来说,一次彻底的伤害之后换来很长一段时间的解?#30505;?#20309;乐而不为,而且这一段时间足以楼星落将一切想明白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灵宓的医治,楼星落并未拒绝,放眼天下,论医术高明,鬼医当之无愧位于前列,鬼阁虽名为鬼阁,其实是几国最大的医馆,即便是几国?#34892;?#25171;击鬼门的势力,却也无人敢动鬼阁。上药后,原本火辣辣的伤口传来阵阵凉意,她终于明白为何鬼阁在几国地位卓绝了,是人就会生病,是人就会怕死,而鬼阁的存在对于某些重病的人来说是唯一的希望,即便是为了自己活着,?#19981;?#20445;全鬼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楼星落指了指桌上的锦盒,灵宓起身将锦盒递给楼星落,楼星落拿起一只寻常的发簪,将发簪递给兰溶月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你要的名单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灵?#21040;?#36807;发簪,细细看过后发现并无毒,随后才递给了兰溶月。接过发簪,兰溶月将吊住取下来碾碎,一张小纸条出现在兰溶月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倾颜阁的东西真不错。”楼星落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,楼兰国一向排外,以前她母皇为帝,女子爱美,倾颜阁在楼兰国的势力也算是根深蒂固,渗透的或许?#20154;?#24819;象中的要深很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打开纸条,迅速看完,随即纸条在兰溶月掌心?#24515;?#32467;成一块薄冰,随着冰块的碎?#30505;?#32440;条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兰溶月的动作,楼星落头皮发麻,这种手段,要杀一个人?#20848;?#21482;会留下一摊血水吧,似乎想的了什么,楼星落的手紧紧的抓住被褥,掩饰自己的心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燕国之后,会有人给你提供凤家?#35828;?#20449;息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。”这笔交易亏吗?楼星落不知道,但她唯一要的就是她必须活下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告辞。”兰溶月起身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灵宓打开药箱,留了几瓶药膏给楼星落,随即道,“这些药膏能让你的伤口尽快愈结,若不想留下疤痕,可以去鬼阁卖雪肌膏。”灵宓说完后,即刻更上了兰溶月的脚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两人刚刚走出去,一道黑影出现在楼星落的房中,楼星落即刻吩咐道,“跟上去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主子,楼星落为何会同意交易。”她给楼星落上药的时候觉得头皮发麻,那么重的伤?#30130;?#27004;星落居然挺过来了,而?#19968;?#24378;?#26263;?#23450;,这样的人很可怕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疯不成魔,这样不是很有趣吗?#20426;?#20848;溶月意味深长的说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很快,红袖和天绝靠近兰溶月,那一道隐藏在暗中的气息迅速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马车?#20011;?#22791;好了,主子请上车。”天绝刚刚说完,一辆马车就停止兰溶月跟前,?#39318;?#29087;悉的檀木香味,兰溶月心中一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上车后,灵宓褪去了面具,露出原本的容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,你刚刚说的不疯不成魔是什么意思,难道娘娘不打算将楼星落当做棋子吗?#20426;?#22312;灵宓看来,楼星落的?#20040;?#24456;大,若成为手中的棋子,或许对打击燕国和楼兰国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不适合成为棋子,我与她之间除了交易便是敌人。”兰溶月结果红袖泡的茶,淡淡茶香洗去了她口中残留的那些血腥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燕晖的阴狠,让他十分在意,在凤家一事上,她必须更加谨慎才?#23567;?#20197;燕晖的性子,很有可能会除掉楼星落再取凤?#39029;?#22899;,若真是如此,楼星落成魔的机会就没有了,她费了心思还搭上几瓶药,岂不是白白浪费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,属下斗胆,敢问娘娘一句,是不是打算将楼星落逼成魔。”那种因环境所逼陷入疯狂的人是何等可怕,红袖见识过,但却不想再见识一次,更何况那人极有可能会是敌人,这样的敌人很棘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心,这把火暂?#19968;股?#19981;到我身上,只是……”兰溶月目光微沉,神情中闪过一丝严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是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刚刚那?#19978;?#27668;你们想必察觉到了,没想到楼星落身边还有高人。”那?#35828;?#21151;夫不弱,她前世做了一辈子的杀手,对于这些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在了解不过,红袖和天绝的功夫很高,自然也察觉到了,灵宓完全没有察觉,说明对方的等级高出灵宓许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的确让人在意,稍后属下回去查明。?#22791;?#36710;的天绝突然插嘴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暂且不用,免?#20040;?#33609;惊蛇,刚刚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你们,灵宓,你去一趟倾颜阁,让颜卿搜集楼兰国的情报,必要时可以和楼陵城交易。”楼星落手中的势力一定与楼陵城无关,很有可能是楼兰女帝留下来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对她来说,是威?#30149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对楼陵城来说,更是威?#30149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和楼陵城是敌人,但也不是不可以合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与此同时,驿馆内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说了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她说了一句,不疯不成魔,随后出现两个高手,属下难以以一敌二便没有在跟随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楼星落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,“不疯不成魔吗?倒真像是兰溶月说出来的话,我倒是真要多谢她替我指点?#36234;頡!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黑衣人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站在一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离开京城,不,立刻离开苍月国,兰溶月发现了你的存,以她的脾气,一定会?#38405;?#20986;手,赶快走。”楼星落忽?#24187;?#30333;过来,兰溶月身边的人察觉到就等于兰溶月察觉到了,兰溶月很危险,尤其是现在苍月国是她的地盘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公主…?#25671;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你也出事,你可走,只要我一天还是燕太子妃,我的安全就无碍,你要做的是活着,只有活着,回到燕国后你才能帮?#25671;!?#27004;星落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,微微闭上眼睛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在害怕,害怕让眼前的人看到她那双充满利用的眼神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黑衣男子咬咬牙,看着楼星落痛苦的表情,最终妥协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黑衣人离开后,楼星落看着桌上的药瓶,原本的柔弱消失殆尽,取而代之的是疯狂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97;蹋?#20848;溶月马车刚抵达宫门口,心底突然泛起一阵凉意,想着,她亲手培养出来的恶魔成功了吗?事情似乎会很有趣。燕国想要养精蓄锐,她却不想给燕国这个机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楼星落的疯狂对于厉将军来说,是一个极大的好消息,厉将军镇守边关的心可以安稳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,羽妃求见,?#19997;?#27491;在御花园呢?娘娘要见吗?#20426;?#21486;当眼底闪过一丝厌恶,她对东陵国没有好感,对于这个披着面具的羽妃更是好感全无,一边摆弄这手中的龙吟玉萧,一边禀报?#39304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6085;将玉萧放在你这里,还没有听你?#24213;?#36807;,听说你家中犹豫去?#20301;輳?#25105;想听听看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?#20301;輳?#39038;名思义,让人陷入梦中,灵魂被自己的梦困扰,若是?#24213;?#20043;人尽得真传,完全可以将一个人困死在梦中,让其再也想不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娘,要不要换一个。”叮当心中苦,她的境界还不够,万一针对羽妃的时候伤及其他人就不好了,尤其是其中还有兰溶月,其余的人她可以不在乎,但灵岛的灵主可是她主人,?#35828;?#20027;人,一个她发誓要效力的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兰溶月?#22478;?#19968;笑,叮当知道,没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搜索书旗吧(www.shuqiba.com),看更新最快的书!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作者?#21644;?#20180;?#19979;?#22836;
            太古时代,诸王争锋,强者如云。太古龙象,创太古龙象诀,...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永恒圣王
            作者:雪满弓刀
            天妒之才,谓之天才。 天才中龙凤者,可封妖孽。 ...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透视医圣
            作者:大小写
            关于透视医圣: 林奇得到上古传承,觉醒神瞳后,拥有了不...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作者:步行天下
           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,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,可他现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香港曾道人 丹麦足球 彩票中心官方app叫什么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贵州11选5奖金 甘肃3d开奖结果今天 天津11选5走势图分析图解 智诚合买大厅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多少有中奖 广西快3开奖下载安装 羽毛球女子团体赛是 天津十一选五计划 篮球彩票规则 多乐彩任选三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