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59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娇术 > 第八百三十一章 欣赏

            娇术 第八百三十一章 欣赏
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得了岳丈给出来选的两个差遣,同妻子一齐回了府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他骑着马,在马车厢后头不远不近地缀着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隔着一层薄薄的帘子,还能听到小孩子正哇哇大哭,并范真娘在里边叫乳娘哄女儿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很是烦躁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女儿长得太快,而今月份已经大了,自己便不能再像她刚出生时那般,借着没有经事人照管的名头,把妻、女安住回范府,请岳母帮着打点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——这般行事,活似倒插门的赘婿,是要被人嘲笑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妻女若?#36963;?#22312;岳家,自己便不能像从前一样时时回去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今新?#26159;?#25165;继位,岳丈比起从前只有更忙的份,便是日日在府上候着,也未必能?#26410;?#24471;见,更何况而今只能三不五时去一回?
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深信,?#35828;母?#24773;是要日日处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长久不说话,不见面,便是再好的交情,迟早也要淡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且不看,岳母便要比岳父对自己?#19981;?#35768;多?

                纵然范尧臣面上没怎么表现出来,这一二年间,杨义府还是渐渐察觉到对方对自己态度的变化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先是自襄州谷城县任官之后,因那一处流民生变,自己手下人一时没能防备住,将事情闹得?#34892;?#22823;,想是觉得落了他的脸,回来之后,岳丈便有几分淡淡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后来到?#25628;?#22763;院,在里头修韵书的时候,本来?#25103;?#23545;提到自己都是褒扬,可总有那几个穷书生,见不得旁人好,不过是照例拿了些生纸,旁的人谁不是这般做的?#31185;?#20182;们要四处抖落,搞得上上下下面上俱?#36963;?#22826;好看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怨不得修了几十年书还出不得头,活该一辈子酸在?#25163;?#22534;里!

                算起来不过就这么两回,除此之外,自己哪一项做得不好?

                谁人见了自己不是夸的?

                任官几年以来,杨义府自觉长进了不少,无论为人、行事,都比从前要更?#19981;?#35768;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可不知为何,这一位岳父,对自己的亲近居然还不如以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做事哪能不犯错?又有谁人没有犯过错呢?

                怎么能为了那一点两点小小的错处,便这样把人冷落一旁?

                然而同旁人还能说理,同范尧臣这样位高权重,偏又十分执拗的人,又如何说理去?

                明明那通渠清淤,实在是难得的好差!

                也不知是什么原因,车厢里头小儿的哭声越来越大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听着,本?#22836;?#36481;的心情更甚。他勒了勒缰绳,让前头妻女坐的马车多驶出去七八丈,又示意身旁的伴?#22791;?#30528;,自己则是远远落在后头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暮春之夜,不冷不热的风吹在他身上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范府乃是朝廷给的宅邸,正临着御街,行在道路上,抬头一看,便能见得皇城的高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御街上头各家商铺、酒肆俱是张挂着灯笼,把一条街映得犹如?#23383;紓?#33258;也能看到逶迤宫墙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眯起?#25628;?#30555;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通渠清淤,当真是难得的好差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今新皇继位,太后……不,而今已经不能叫做太后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而今太皇太后垂帘,虽有两府制衡,可毕竟手握皇权,想要提拔一两个人,又有何难?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太皇的娘家?#27605;?#20146;眷并不多,叔伯辈的阁门舍人张待年已?#19979;酰?#21548;闻最近身体很?#36963;?#22909;,远在京城的张夫人已是顾不得幺儿,不得不跑去赣州照顾丈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仅有的两个兄弟,一个叫做张璧,不过七八岁,在外头很有名声,据说是个闹猫闹狗,一刻不停的,做不得什?#20174;謾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个便是张瑚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这张瑚自小爱读书,武艺也很是出众,跟着张舍人在外做官十余年,也很得张太皇器重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太皇上位,不提拔自己这个堂弟,张家一门,还能提拔谁?

                黄河、汴渠往年出事,除却天灾,却也不能排除人祸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朝中物料给得慢,各地衙门民?#21018;心?#24471;慢,往往等到水患就要发了,人还未能凑齐,物料或是尚在路上,或是压根还不知在哪一处的仓库里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眼下却不同往日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瑚而今正是都水监的副手,有他在里头,工部、吏部、中书,谁人敢给他使绊子?

                有了张瑚这人在,又有自己岳父之能,这通渠浚河之事,哪里又不能手到擒来?

                岳父也是个钻牛角尖的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张瑚要用那什么“铁龙爪扬泥车法”,就让他试去,又有何妨?作甚要自己冲在前头,去跟他别苗头?

                明明看?#25490;?#20154;都躲开,偏他要冲上前去。须知此时跟张瑚别苗头,便等于同张太皇过不去,又是何苦?

                只要有自己人在后头好好行事,这个圣人家的大公子,便叫他拿着石头、铁爪一边慢慢捣鼓去,又有什么关系?左右也用不得几丁人,试出错了,当也就安静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——可明明自己懂得这样多,看得这样透,岳丈为何就不懂得欣赏?

                ***

                范、杨两家离得并不远,杨义府又是骑着马,哪怕一步一挪,?#36824;?#22810;久,他还是回得到了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范真娘已经看着奶娘哄睡了女儿,又洗浴好了,坐在桌前等着丈夫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磨磨蹭蹭去里间换了衣衫,等到出得外头,做一副压着满腹心事的模样,跟着坐回了桌前,笑着?#23454;潰骸?#30495;娘怎的在此处?#20219;遙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又?#23454;潰骸拔?#21548;得女儿方才哭了一路,却是无事罢?要不要打发人去请个大夫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范真娘摇头笑道:“嬷嬷正带着,已是睡着了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再?#23454;潰骸拔?#30475;你同爹坐在一处,老是被他问话,席上吃得不多,要不要叫下头做点子吃食?#20384;矗俊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杨义府道:“为夫不饿,真娘你饿不饿的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    见得丈夫如此体贴,范真娘便是饿也不饿了,道:“奴家也不饿。”

                她向来觉得丈夫不太愿意接受自己娘家的恩惠,唯恐委屈了他,见左右无人,特地道:?#25300;?#21548;得娘说,要叫爹爹给你寻个做事的差遣,学士院中做了这许久,已是差不多了,娘怕你不愿,特叫我来好好同你说说,莫要一味想着靠自己,做人没得这样耿板的。只要出了功?#20572;?#30007;儿又哪里论出处呢?难道因你是宰相家的女婿,便不能出头了?#20426;?/div>
            猜您还?#19981;?#30475;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太古龙象诀
            作者:旺?#27427;下?#22836;
            太古时代,诸王争锋,强者如云。太古龙象,创太古龙象诀,...
            透?#21491;?#22307;
            透?#21491;?#22307;
            作者:大小写
            关于透?#21491;?#22307;: ?#21046;?#24471;到上古传承,觉醒神瞳后,拥有了不...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医品宗师
            作者:步行天下
           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,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,可他现...
            斗?#23047;?#28526;
            斗?#23047;?#28526;
            作者?#29786;?#39621;精灵
            双月当空,无限可能的英魂世界 孤寂黑暗,神秘古怪的...
            海南七星彩投注网

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progress id="lx9fx"></progress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th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lx9f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lx9fx"><em id="lx9fx"><video id="lx9fx"></video></em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lx9fx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x9fx"><meter id="lx9fx"></meter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lx9f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棒球英豪真人版 王牌国际娱乐城网址 北京11选5走势图基本 049期裎咬金推荐今天体彩P3复式 T派禁波色 007755六肖中特 新疆25选7玩法 体彩陕西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将结果直播 163老时时彩 江苏老快3 另特码大剖析 广东36选7开奖号3 时时彩组三杀号 江苏快3倍投计算器